卦师

2019-05-13 16:12:25作者:鹿溪

1.

长安城内有名卦师,卦师深谙星相医卜,能测吉凶祸福。

凡有人上门问卦,卦师皆细心作答,说来却也奇怪,凡是卦师所测,最后竟与他所言分毫未差,无一失算。

卦师既有长技傍身,时日一久便盛名远扬。长安城内无论是工农士贾,抑或是王公贵族,人人均争相找卦师求子问名。

按常理说,卦师有这番本事,平日里自应是锦缎披身,吃喝不愁。

或许是自古身怀绝技者,总有那么几个怪癖,卦师也不例外,给人占卜竟从不收人钱财,只要那些人从市肆给他带些活的鱼虾水产即可。

有旁人问卦师这是何故,卦师却只是挥手笑笑,说:任它金珠宝玉,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又何须贪恋。

旁人再问卦师又为何偏偏只要人带鱼虾水产,卦师当即正色,不再言语。

有不少外州客,不信卦师有此神通,有意刁难,便问卦师自己日后的生死去留是哪般。

卦师瞑目沉思,好像是在回忆很久以前。

占卜一事,从来是可算他人而不可自算,若自算,便是窥测天机,便是违悖天道。

可卦师不怕违悖天道。卦师曾给自己掣过一签,签上写的是一句诗,诗云:他年若得证大道,不在水边在云边。

卦师苦苦思索,却仍是不解其意。

2.

城外有条河,河内原本是鱼虾鳌蟹绕水游,龟鳖鼋鼍日益多。近来却是惨遭长安城渔民的大肆捕捞。

人间有人主名曰皇帝,河里亦有河主唤做龙王。

河里有虾兵蟹将报知龙王,说渔民贪得无厌,捕鱼数量一日胜过一日,若再任由下去,水族将有灭种之危。

龙王听后瞪眼吹须,拍案大怒。

详加审问后才知渔民所捕之鱼卖给的是长安城的百姓,而百姓又将鱼大多送给了卦师。

追本溯源,长安城的卦师就是造成水族骤减的根本。

龙王实不知卦师有何本事,竟令渔民猖獗至此。

龙王急欲一探究竟,遂隐麟藏须,幻化人形,往城内市肆走去,卦师名冠长安,尤其在底层市侩之间,更是无人不知。

一番打听后,得知卦师精通星相医卜,亦问明了住宅所在,遂径往卦师住宅赶去。

3.

龙王推开了卦师的院门,院内陈设简陋,入目处是一男子,着一身白袍直缀,面容白皙无须。瞧年龄似是在而立上下,院内除卦师外,并无他人。

龙王强作镇定道:据说你深谙占卜,从不失算,这可当真?

卦师无悲无喜,微微一笑道:这自然是真的,不知你却是要卜算什么呢?

龙王望天沉吟,须臾即道:不如你算算三日后天象如何,是晴是雨?

卦师拈指观天,眼睑微阖,道:三日后未时有雨,申时一刻雨歇,共计是30斛2斗5升。

龙王心下暗喜,我是龙王,这降不降雨,几时降雨,全在于我,他这卦是输定了。

当即却不动声色道:你且休夸大口,少弄长舌。你说你能知未来过去吉凶,从不失算。若是这卦不准,那又怎样?

卦师道:若是不准,任你要我做什么,我均照办不违。

龙王拊掌长笑:好。

一声清啸,卦师听来宛似龙吟。

龙王踏出院内,足不点地,身形似风而动,带起树叶飒飒作响。

卦师看在眼里,只觉是去若神龙,夭矫莫知其踪。

4.

龙王回到龙宫,只待三日及早过去,届时不予施雨,再去为难卦师。

龙宫蟹兵虾将听闻,个个喜不自胜,只盼卦师赌败,以解水族危难。

日出月落,昼起夜收,如此便过了两日。

第三日时有金光乍现,祥云当空。城外河面上有天兵站在空中,高叫:龙王接旨。

龙王忙不迭整治衣冠,从龙宫浮游直上,跃河而出。

却听那天兵所言的是:今长安城两月以来滴雨未落,农田干涸,庄稼宜浇。遵玉帝天旨,特遣你明日未时落雨,到申时一刻雨歇,共降雨是30斛2斗5升,不得有误。

龙王俯首伏云不起,双臂发颤,天兵所言竟与卦师所占的丝毫不差。卦师占术之精,实是令龙咋舌。

龙王起身接旨,送别天兵后怔怔失身。

龙王持旨入了龙宫,想起若遵玉帝天旨,则明日卦师赌胜,水族仍复危矣。若明日不降雨,则是违抗天旨,一时竟茫然无措。遂将此事告知了左右心腹。

心腹道:此事也有个两全之法,可使明日卦师赌败,亦令明日落雨。

龙王道:是怎样个妙计,你且说来听听。

心腹道:您明日施雨时只须将时辰提前或延迟个几刻钟,降雨量多施或少降个几斗几升,谅也无神知晓。

龙王捋须道:此计甚妙。

5.

次日未时还没到,只见空中阴云密布,有飞龙在云端若隐若现,招风唤雨。随后霆雷滚滚,暴雨如幕。

到申时整间雨歇云散。共计降雨是30斛2斗6升。

雨歇后龙王幻化人形,大踏步往卦师住宅走去。

推开院门后,卦师正坐在院内。

龙王道:你这诓民骗众之俗夫,又怎敢妄言深谙占卜,能测祸福?昨日未时没到便已落雨,降雨量也与你所言不符。依我看,你实在是诓骗百姓,煽惑人心。

卦师语塞,随即说道:昨日确实是我卜算有误,不知你要怎样才好。

龙王道:我也不刁难你,你只需离开长安城,日后再不做这门子生意便是。

卦师心想:只因我之前自忖绝无失算,将话说的太满,这才导致有我今日之祸。也罢,也罢!合该有此劫难。

卦师点头答允离开长安城,不做这门子生意。

龙王含笑捻须,这才离去。

6.

卦师卜测失算,又答允今后再不占卜,于是出城时昔日占卜物事无一携带。

这日卦师途经城外大河,只见河水东去,浊浪滔滔,卦师望着河流驻足,止步不前。

卦师孑然一人,两袖清风,望着眼前一切也说不出是坦然还是萧索。

其时水天共碧,万籁无声,天地间只阵阵浪涛卷来。

忽而有锣鼓齐响,嘶喊共鸣。卦师仰首朝九霄望去,正是:千条瑞霭云阙生,万道祥光降世尘。

响彻大地的是空中的金戈铁马,神兵天将。

群仙集结在河面上方,其中有位叫道:龙王,你违逆天旨,速速出来伏诛。

过不多时,河内翻江倒海,继而有飞龙一跃而出,逆天直上。

河面上大大小小的皆是龙宫的兵将臣民。

龙王在空中立在群仙对面,打了个揖道:各位上仙齐至,小神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群仙中有一人膀阔腰圆,立在群仙之首,身披一件黄金兽形甲,手持两柄夺命宣花斧。

只听他道:大胆孽龙,你玩忽职守,公然违逆天旨,视玉帝,视天庭法条为何物?你罪不可赦,快快携同眷属束手伏诛,如此还可免动干戈,保你水族安定。

龙王道:上仙请息怒,请听我一言,违逆天旨实是事出有因,近来渔民猖獗,河中鱼虾骤减,长此下去水族有灭种绝迹之危,而这一切都源于长安城内一卦师,不得已这才违逆。

只听那天将续道:你啰里啰嗦的,又从哪扯这些谎言欲糊弄于我。看来你今日是不愿束手伏诛的了。那也休怪我无情。

说罢,天将纵斧便往龙王砍来,身后万千兵马齐下,与河面虾兵蟹将厮斗一处。

霎时天地变色,兵戈扰攘。空中飞龙翱翔之处吞云吐雾,河面兵将械斗之所洪浪滔天。

7.

卦师生平从未见此情景,更料想不到自己一番善意,竟会使天庭和水族大动干戈。

卦师凝目细看,河面上有一人,身着绫绢青丝袍,头戴梅花白玉簪,头上有角破发而出,背后秀发垂肩而下。

瞧身形应是龙王之女,卦师不禁看得呆了。

十余年前卦师乘船渡河,河面水阔波急,一个巨浪卷来,船翻人落水,乘客在水中扑通呼救不止,卦师亦在其中,有不少人淹溺至死,正危急时,河中有名龙女跃水而出,在空中幻化龙形,将落水乘客一一救起送岸。

自那时起,卦师便将龙女牢牢记在心头了。十余年来苦练星相医卜,欲图窥测天机,得成大道,与龙女再叙。

爱屋及乌,卦师念及河中龙女,又见市肆水产颇多,遂给人算卦时并不收人钱财,只要他们带些活的鱼虾水产,那些人不知卦师要的这些活的水产是为放生,以慰昔日河中龙女救命之恩。

卦师也不知他自己一番好意,本欲多救鱼虾生灵,却令上门求卦者大肆买鱼相赠,渔民供应不足,捕鱼数量遂日益增多了。

8.

十余年过去了,卦师年岁既长,情欲渐生。而龙女仍是与昔日无异。

龙女于卦师有救命之恩,而此番龙女却是生死系于旦夕之间,卦师岂可坐视不管。

天地虽大,但教一心向善,心存良知,虽凡夫俗子,亦可有移山填海之能,万物回春之术。

卦师苦修大道十余年,心系万物生灵,不为名利易心,与世间市井平民自是不可一概而论。

卦师作势捏了个决,身躯冉冉升起,脚下是祥云缥缈,四周有瑞气盘旋。

卦师越升越高,随后空中传出一声呼啸,声震天地,兵将惊心。

众仙齐往空中瞧去,只见高空中有一人金光缠身,宝相庄严。

众仙识得他不是天庭同道,有几名天兵腾云持刃欲上前与他相斗。

卦师大手一挥,众天兵兵器齐齐落地。群仙大惊,有天兵知晓远非卦师敌手,遂驾云直奔九重宫阙。

过不多时,九重天上金光四照,天地生辉,一轮佛像缓缓落下,众仙立于云端,齐道:恭迎佛祖。

9.

九重天上那轮佛像金身阔耳,声若洪钟。只听他缓缓说道:善哉,善哉,是何人安敢在此放肆?

卦师乍见佛祖,也是心下骇然。随即说道:兵将众仙擅动干戈,徒伤生灵,我见此不忍,遂妄想出手制止。

佛祖道:此事我已尽悉知之。水族因你而受累,生灵因你而遭殃,你是此祸难之根源。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