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村委

2019-10-15 06:06:27

乡野风月

识时务者为俊杰。

赵海是个聪明,在村委干了这么久,这个道理他当然懂。老书记已经退休了,前村长也下去了。这两班人里都有人想当下届的村长和书记。也想把杨羽给搞下去,之前杨羽是属于李书记这边的人的。

可杨羽跟许嫂偷情事情曝光后,又跟李若水分了手,李书记就不把杨羽当自己人了。他想在自己的原班子里再找一个听话的人。

我当然是无条件支持杨村长的。赵海说道,他知道杨羽现在可是市长的干弟弟,早已经今非昔比了,跟这样的人对做,没有好下场,而且,他看得出来,杨羽虽然年纪轻轻,做事却老练的很。

那就从秦老爷开始吧。杨羽说道,秦老爷自然是指秦阳,一个糟老头。本是李书记的拜把子兄弟,一直站着茅坑不拉屎,杨羽看这个老头子已经很不爽了,总是倚老卖老。

这赵海有些为难。

有问题吗?杨羽问。

没,秦老爷确实做了很多事,我给你找找。赵海说道。

离开赵海家后,杨羽没有选择回去,而是去了另一个村干部家,赵旭。赵旭是个年轻人,也才二十多点,赵旭老爸辈分很高,也年长,在村里还是有威望的。赵旭跟赵雅轩还是堂姐妹呢。看起来关系很乱,其实不乱,因为农村这婚嫁很多都是嫁本村的,甚至是本家族好几代后的。

赵旭专科会计毕业,是村里的新会计,即不是李书记的人也不是前村长的人,同时也不是党员。杨羽找他,就是为了拉拢关系。这样一来,杨羽,赵海,赵旭,李若蓉,也就有个四个人的帮子了。

杨羽这样稍微给自己打了个底,但这些人,虽然都不是很信任的人,但是用人不疑啊。没想到到了晚上,赵海就来找杨羽说情况了,倒挺上心。

秦老爷做的坏事可多了,数不过来,茶园舞弊,茶园欠资,儿子偷树,伤人,私自占用土地,贪用公款,还强行上过寡妇,敲诈等等。赵海一口气给杨羽说了一堆秦阳的以往干的缺德事。

这么多?杨羽一拍大腿,没想到这老爷子干了这么多坏事:那这些你有证据吗?

赵海摇摇头。

你没证据你说个啥,那不就是诬陷了吗?杨羽又一拍脑门,这治罪的事能没有证据吗?

很多事,我们都知道,但是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而且赵海支支吾吾的说着,难言之隐啊。

而且什么?杨羽问道。

有些事吧,我们也都有参加,所以赵海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所以就没证据了。自己犯事,谁还给自己留证据啊,那不是没事找事吗。

杨羽再拍脑门,说道:一件件来,看能不能找点突破口出来,你说那秦老爷强奸过谁?杨羽很疑惑啊,那秦老爷都要六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能硬起来搞寡妇呢?莫非是搞了刘寡妇?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是村北的韩寡妇,她现在都六十多岁了。赵海说道。

等等,我砸没听明白呢?杨羽有些糊涂了:就当是五年前吧,那秦老爷和韩寡妇都差不多五十五岁左右?

赵海点点头。杨羽吃惊啊,这么大年纪了,还搞得动吗?这口味还真重啊。

呵呵,秦老爷也是个色老头,在村委还常偷窥姑娘上厕所呢。赵海比秦阳小那么十来岁,但了解的事情还挺多。因为之前他们都是跟着李书记的。

杨羽一想,偷窥姑娘上厕所,难道上次李若蓉组织的文艺活动排练那晚,说有人在偷窥,难道就是秦阳老爷子?

说说茶园的事吧。杨羽继续说道。

茶园被秦老爷包了差不多有三十年了吧,本来是十年换一次的,但是秦老爷赵海说道茶园子,心里也非常的不高兴。浴女村也就这么点东西值钱,之前桃花源有桃子,但也运不出去卖,只能村民自己吃,不挣钱,这鱼塘和蔬菜也差不多。但是茶叶却很轻,运输极其的方便,又容易保管,是村里致富的好项目啊。

可是,这块肥肉一直被秦阳死死的占着,以至于现在秦阳的资产估价是全村最富了。

浴女河和茶园一直是我们村的两大宝,这两个宝是公家的,当然应该共有,或多人承包,带动全村富裕起来,岂能一个人独吞着呢?杨羽想想就火大,浴女村本来就穷,资源还被握在一个人手上,那不是贫富悬殊更大吗?这肯定不行。

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赵海也说不出口。

无论如何,都要把秦阳的这块茶园给吐出来,这事,你专门去找资料,任何资料都要收集起来,我不信搞不定他。如果这事办成了,茶园也许也能分你一点。杨羽说道,给他点好处更有利于他办事。

赵海一听,有这好处,那还不乐疯了,急忙说道:行行行,我马上去找资料。说完,就起身要走。

等等,这事,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杨羽吩咐了一句,赵海狠狠的点了点头,就走了。

茶园那么大,再扩大点面积,然后村里分一分,可以让一部分人挣点钱,也算是杨羽当上村长后第一个带动全村的致富计划吧。

次日。

秦阳家里比较热闹,似乎他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

哼!小小年纪,毛都没齐,就想搞我?秦阳坐在椅子,脸色很生气,边上李书记也在。还有秦阳的两个儿子,一个小女儿,小女儿也才二十多,大学刚毕业。

爸,怕啥,我找人帮他砍了?秦穆很嚣张,是秦阳的大儿子,也是本村的一个痞子,占着老爹是老村干部,一直很嚣张。跟张悍那活人差不多,不过比他们聪明,也比他们在村里有后台。

砍砍砍,就知道砍,用点脑子行不行?秦阳呵斥道。

以我来看,他是想休整下村委,培养自己的帮子,要杀鸡儆猴。李书记有经验,看出了杨羽的动机。

如果只是赶出村委,不要也罢,年纪也不小了,油水也捞得差不多了,我只怕他另外有主意秦阳也是个老奸巨猾的人,不然不可能占着茶园这么久。只是现在他还没想到杨羽是想拿他的茶园开刀。

爸,要不,我帮你去探探口风?秦茗说道。秦茗是秦阳的三女儿,长得很性感,为人也比较骚。

你怎么探?秦将说道。秦将是秦阳的二儿子,没大哥那么鲁莽,做事也稳很多。秦阳也一直想在自己退休前把二儿子给进村委里去。

听说那杨村长很好色,见了女人眼睛就发光,他又不认识我,我略施美人计,他还不事情全抖出来?秦茗说道,她对自己能勾引到杨羽很有信心。

杨羽要是知道又有美女来勾引他了,那肯定会很高兴。

黄昏的时候,杨羽学校放学回家,走了小路,秦茗跑着绕到了他的前面去,也走了那条下路。两人在田野边上给撞见了。杨羽瞧了这女人一眼,发现不认识,心想:是我们村的美人吗?怎么以前没见过。

秦茗故意假装没看杨羽,然后快到两人相遇时,故意踩空了,整个人从田野里摔了下去。杨羽急忙想伸手去抓,可来不及了,没抓住,那漂亮的美人就从田野边上摔了下去,这里是天梯,幸好下面也是田,而且不高。

当然,秦茗是算好的,自然不会真拿生命冒险。

这摔下去,人是一点事都没有,但是下面也是一亩大泥田啊。这样一摔,整个人全扑在了泥里,顿时全身都脏了,哗啦啦的哭了起来。杨羽一见,哪里想那么

多,急忙跳了下去,去扶那美人。

小姐,你没事吧?杨羽将那美人扶了起来。定睛一看,好一章俊美的脸。那女孩囧着眉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抽泣着说道:脚拐了,衣服也全搞脏了,乌!

脚拐了?我背你去吴医生那。杨羽急忙说道。

秦茗一听要去吴医生那,不行,急忙说道:没那么严重,你帮我揉揉就好。杨羽听了,急忙俯身准备去揉。秦茗看在眼里,突然。

啊。秦茗故意假装没站稳,整个人朝杨羽扑了过去。杨羽本来是能站住的,但脚下是烂泥,站不稳,又准备俯身,被突然这么一扑,也滑了一下。啪的一声,整个人往后仰去。

结果,摔了个底朝天,重重的摔在了泥田里,不仅全身沾满了泥巴,那泥水一溅,还把两人的脸溅满了泥,成了花脸,而秦茗完全压在了杨羽的身上。

两人在泥田里,女人趴在男人的身上,秦茗就这么看着杨羽。杨羽被看得火辣辣的,哪个男人受得了女人骑在上面看啊。

哈哈,大花脸。秦茗哈哈大笑,才慢慢的起来。

杨羽也起了身,看了看自己,无奈摇摇头,有看了看还哈哈大笑的秦茗,也笑了。

你是杨村长吧?那是不是你的别墅?秦茗指着别墅说道:要不,你抱我去你家洗洗吧,这么脏,也没脸见人啊。

杨羽什么都没听见,只听到了一个字‘抱’。按理,正常人都应该说‘背’啊,她怎么说‘抱’呢?

你是谁家的?好像我没见过啊。杨羽问。

你叫我茗儿就行了,管他是谁家的,难道你要提亲不成?秦茗很聪明的把姓给隐藏了,因为这村里姓秦的人家可不多,杨羽一定能猜出自己是秦阳的女儿,到时就不好试探了。

茗儿妹子这么漂亮,我是大花脸啊,难敢有脸去提亲啊。杨羽笑着说道:我扶你去我家洗洗吧。

秦茗听到说扶,很不开心,就说道:我走不动,你抱我过去吧。秦茗就是用‘抱’这个字,而坚决不用‘背’。

杨羽虽然好色,但也不是乱来的,见女人就伸舌头去舔,那就是动物了。杨羽蹲下,摆出一副要背他的样子,可秦茗就是迟迟不上来。杨羽只好站直说道:怎么了?

我不喜欢人家背我,这里又没人看见秦茗低着头,摇着小身子,那样子更像是撒娇啊。

杨羽思索了下,心想:抱个女人你磨磨唧唧干嘛?平时偷嫂子都很勤快啊,还难为情了不成?说着,杨羽又很男人的一把把秦茗给抱了起来。秦茗急忙双手搂住了杨羽的脖子,头靠在他怀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杨羽。

杨羽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女儿或是媳妇,就把人家给抱了,还偷偷抱到自己的家里去。杨羽怕泥弄脏了客厅,就把鞋子脱在了外面,把秦茗直接给抱进了卫生间。

你先洗洗吧,我去给你找找衣服。杨羽说道,准备要走时,秦茗一把把杨羽拉住了。杨羽心想:这是要干嘛呢?难不成还一起洗不成?

你就这么出去啊?秦茗问。

不怎么出去还怎么出去啊?杨羽心想。

笨啊,你这么出去,不是把地全弄脏了啊,你把衣服和裤子脱了,我帮你洗洗。秦茗说着,要去脱杨羽的衣服。杨羽想想,农村吗,洗澡都在外面全裸,脱个衣服算啥,啪啪就脱个干净。

秦茗瞧了杨羽凸起的内裤一眼,惊了一下,心道:好大。

要不你把内裤也脱了,一起洗算了。秦茗说出这句话时,她自己都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

噗!杨羽一口血喷了出来。

没想到,被姑娘调戏了一把,就回道:你要看啊?你老公不是有吗?

你才看呢,我又没结婚,哪来的老公。秦茗气道。

那你看过吗?杨羽问,按理这姑娘的年纪,可就不是看过这么简单了。

何止看过,我都吃过不知几回了。秦茗心想,但表面还是装出一副很清纯的样子,说道:村长耍流氓啊,快出去啊,我才没看过那东西呢。

杨羽被推出了卫生间,秦茗就关了门,然后透过模糊的玻璃杨羽看见秦茗在脱衣服了。杨羽摇摇了头,只好上卧房给她找浴巾和衣服。自己家里还是备了些新衣服,偏中性的,女孩穿穿也无妨,但是内裤就不好找了,内裤就更没有了。

我不穿男人的裤子。秦茗穿了衣服和自己的内裤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杨羽自然就看愣了,这没穿裤子,衣服也不会那么长,于是,下半身就一条内裤,而内裤还是蕾丝肉色半透明的。

茗儿妹妹,你这是在勾引我啊。杨羽说道,自己被女人勾引的次数太多了,所以很有经验了,这一看,这姑娘分明就是在勾引自己啊,你越勾引,杨羽反而越没兴趣了。

为啥。吃不到葡萄才想吃葡萄啊。男人对女人那都是越得不到,心里就越痒,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喜欢干嫂子干婶婶,干别人家的老婆的原因,因为那不是属于自己的女人。

谁在勾引你了,快过来抱我过去啊。秦茗没想到杨羽会这么说。

杨羽也识相,过去一把抱起了秦茗,然后把她扔在了沙发上,说道:别演戏了,脚肯定也没事了吧,你就直说吧,是找我打炮呢还是下面痒了还是

秦茗做梦也没有想到,杨羽突然说起了这么脏的话,她来只是试探下杨羽有关调查他老爸的事,仅仅而已,可从来没想过要跟她上床,听了这么脏的话,心里很不舒服。

一巴掌拍了过去,结果手被杨羽抓住了。

杨羽笑着说道:还死不承认,下面肯定湿了吧,让我摸摸!说着,杨羽还真伸手去摸内裤。杨羽不知道这骚货是谁家的,但是村里的骚货是真见多了,送货上门的也太多了,数不过来了。

今天,又来了一个,不过杨羽没有兴趣,不是因为这妞不美,而是有点不够刺激,激不起欲望啊。

秦茗一见杨村长动手动脚,心想还真是个色胚子。急忙挣扎开来,起了身,把杨羽的裤子给穿上,拿了自己的衣服,就准备走,嘴里还不忘念着:流氓。

哎呀,还真演上了。杨羽还真不信了,要不要演得这么逼真?明明是给自己上的,还装上了?老子非把你的伪装给撕破了不可!说着,一个大跨步上去,从后面背起了秦茗,往楼上背去。

秦茗一见,有些害怕了,自己只是来当卧底的,可不是真枪真刀的勾引的,拼命打着杨羽:混蛋,放我下来,放我下来。秦茗整个人都扭动起来。

杨羽没想到秦茗挣扎的这么厉害,打得那么用力,以往的村妇或少女找自己,都是半推半就,意思意思一下,反抗两下,腿就软了,然后就乖乖的让杨羽宰割。

可这秦茗反抗的异常剧烈,好像是真的不愿意似得。然而,这反抗的越厉害,杨羽却越有激情,反而被激发出了体内的那股浴火。

你这么爱挣扎,莫非你喜欢被强奸?哈哈。杨羽开心啊,难得遇到一个演戏演得这么真的女人,有意思。

秦茗一听到强奸两个字,更害怕,看得出来,杨羽是来认真的,知道自己玩火过头了,急忙说道:村长,我真没勾引你,我真是拐了脚,你快放我下来吧。

可杨羽一心认定,这茗儿是送货上门给自己搞的,因为村里饥渴的妹子太多了,都找杨羽来满足生理的。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第253章文文

文文姐,你别这么露骨好不,会吓坏人家的。羽心就怕这群妹子太骚丢了自己的脸,到时让杨羽误会自己也是这种女人那就完蛋了。羽心对四个姐妹都做了介绍,但是杨羽能记住的

第284章睡着

沈菲菲正呼呼睡着,完全不知道现在在帐篷里的已经不是自己的同学李芸熙,而是她的色老师杨羽。如果她知道了,恐怕在梦里她也会大叫起来了。杨羽伸出了手,轻轻的在沈菲菲

第67章 升官

表姐的话让我的身子忍不住一滞,肌肉也跟着紧绷起来。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的话,我真是做梦都想。见到我不说话,表姐的身子突然有些颤抖起来:“呆子……你……你是不是不

第505章 妥协

“赵小姐,你知道我的,我一见到你,就惊为天人,那天,我就想要将你给上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小说粉”说到这里,我自嘲一笑,又接着说出来:“但是一来我看到你流泪,于心不忍,二来

第33章 打了人,还要找工作

“这……”杨小青有点疑惑,她心里怀疑这个年轻貌美的女教师,给自己的儿子洗了脑,要不然儿子的转变怎么会这样快?就在杨小青迟疑的时候,秦芸雨又说:“杨行长,我还有一个请

第131章绝杀

你们刚才有没看到,马老师的脸色有多难看啊,哈哈。吃了中饭,出了上塘中学的校门,往车站走去的路上,同学们已经乐疯了,完全沉浸在打赢后的喜悦当中。陈校长,比赛都赢了,难得

第518章鬼杀

昨晚走了桃花运,让他的心情特别的爽。一路上,他都在想着怎么赚钱,自己只是一个初三学生,即无法创业,也没钱第一桶金买房,虽然自己对钱的兴趣远远没有对女人那么大,但是有

第40章白雪

杨羽也是第一次去白雪家。家在村子偏上,老房子。南方农村很多房子是合建的,比如五户人家一起出资建一套大房子,分开住一块地方,又省资源又热闹。白雪家就住这座大房子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