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活动

2019-10-15 06:04:28

乡野风月

本来这周末杨羽还真想去见见普贤菩萨的,她是怎么算得这么准的。真是菩萨下凡?

不过,学校的游欢活动还是得举行。

从学生到老师,甚至到家长到后勤,很多人都参加了比赛,比赛按积分制,积分多的奖品越好,不过,全校本来就没多少学生,这点钱还是出得起。比赛和游戏也是非常多,老师都是充当了裁判。

也有集体性质的,举行了整整一天,把众人给累的,直到晚上八点活动才节结束,拿了好奖品的高兴,比谁的好,苦了后勤人员,又是折腾。就在这时,杨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吴坤的老婆张凤。

因为后勤不够,所以杨羽请了几名村民来帮忙,张凤就是其中之一。这眼看都忙完,要回去了。杨羽发现这张凤跟另外一个男人悄悄的走了,而且是朝学校后面的树林而去,那男人杨羽认得,不是她老公。

杨羽小心翼翼的跟了过去,跟进了树林,躲在一堆杂草丛里偷看,没想到,这张凤竟跟那个男的做起了活塞运动来。本来,这种事,在浴女村是很常见的,之前桃花源还在的时候,那里简直就是络绎不绝。现在桃花源就剩一半了,另一半被种菜了。杨羽现在想想,把若好的桃树砍了种菜真是一种愚蠢至极的行为,菜也没卖多少,桃子没了,偷腥的场地也没了。

但是张凤的口碑一直很好,从来没听说过她的八卦传闻,没想到,也在背后偷汉子,让杨羽不得不摇头啊。看来,这女人到了老虎的年纪,是怎么也憋不住的。

对这么好的春色杨羽没有看太久,而是匆匆忙忙走了。

到自己的新家时,发现有人站门口等自己,除了饥渴的女人外,还会有谁呢?

又痒了?杨羽问。

那女人点点头。

入了客厅,灯也没开,杨羽就直接把这个饥渴的女人抱到沙发上好好的满足了她一顿。

次日,杨羽睡了个懒觉。

然后去村委值班,开了个会。

村长,这太荒唐了吧,帮一对鬼找亲戚,这天下奇闻了成。有干部笑到。

如果你家的房子建在乱葬岗上,你就不会这么想了。杨羽给回去,那干部马上笑不出来了。

可这事,得找灵媒,要不我们把上次沐老爷请的那灵媒再请回来?赵海建议道。杨羽想了想,自己没有阴阳眼,那女孩才四岁,话都说不清楚,看来请灵媒回来,是个好选择,就点点头同意了。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说道:村长,外面有警察找。

那就先散会吧,这请灵媒的事,就交给赵主任你来处理了。还有,跟我一起去趟吴叔家吧。杨羽说道,理了理文件,就和赵海出了门去迎接警察去了。

又把我请到这荒村来,干啥呢,都说,那具骸骨身份我们还在调查中。来的人是林雪茹。

你转正了,口气都变了,嚣张了不少锕。杨羽笑着说道。

林雪茹初出茅庐,要不是跟着雷警官混,哪发展这么好?你看她现在,后面都带了两个警员了。

去去去,说正事,来一趟可不容易。林雪茹打趣道。

也没啥正事,帮忙干点农活。杨羽笑着说道。

林雪茹听了头都大了,怒道:我可是很忙的,来你这村子来回就是一天,你别忽悠我。

真是干农活,锄头我都已经帮你们准备好了。说着,杨羽还真的拿出两把锄头,递给了林雪茹。林雪茹当场就气疯了。

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呢,给你立功的机会都不要。杨羽教训起来了。

林雪茹一听有立功机会,一想,可能杨羽破案子,急忙拿了锄头,分了下去,笑着说道:是不是那井里的骸骨知道是谁杀的了?

杨羽笑了笑,说道:跟我来吧。

林雪茹跟在杨羽的后面,去了吴坤的家里,吴坤,吴坤的老婆张凤,大儿子吴大都在家里,没想到,牛哥也在吴坤家里。见杨羽带着几名警察来自己家,还拿着锄头,吴坤就闷了,问道:村长,这是什么意思?

杨羽笑了笑,说道:吴叔,我这个人见过很多邪门的事,连鬼我也见过,是真的见过,但是,这人啊,他是打死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失踪了,我就不信这个邪,我今天,就算把你们家的地基给拆了,挖地三尺,也要把你儿子给找出来。

杨羽的这段话,听得林雪茹是莫名其妙的。听得吴坤也是又感激又无奈,心想:这村长怎么就这么固执呢,连我自己都不准备找了,他还要找。这时,吴坤的老婆张凤急忙就上来了,笑着说道:杨村长,该找的地方都找了,没人啊,我们也急,我想会不会真的爬出去走丢了。

是啊,会不会是被人贩子给抓了?赵海也越来越觉得这可能性比较大。

吴叔,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说的,你不信啊,你偏认为孩子是在家里,死也是死在家里,我做村长的,也不想管这等闲事,可我都已经管了,就得管到底,我今天来,锄头都准备好了,就是准备挖地三尺给你看看,这孩子在不在家里!杨羽的这段话把所有人都给说闷了。

我家里的房子还在建,我就先回去了。牛哥见这里的事,跟自己没关系,就准备走。

杨羽却一把给拦住了,笑着说道:牛哥,你不能走,你得做我们的见证人,免得说我这个村长欺负吴叔。说完,杨羽就朝林雪茹说了一句:还愣着干嘛啊,挖啊。

真挖啊?那两名警察也挖过尸体,但也不是这么挖的。

就从后院挖起吧。杨羽自己带头,就去了后院,举起锄头,就开始挖地,他就不信邪,孩子怎么可能会失踪?这挖地三尺,他也要把他挖出来。

其他两名警察见状,也就跟着挖起来了,赵海看了看,也没办法,只能跟着村长挖。但赵海的心里打死也不信,孩子会被埋在地里。

吴叔和张凤一旁看着,不知所措。这阻止也不是,不阻止也不是,这样挖下来,还真不定,把房子都给挖了哦。

后院这里挖了个坑,那里挖了个坑,才挖了十几分钟,杨羽就累得不行了,当然,什么也没有挖到,怎么可能会有尸体呢?笑话。

我看这后院是不会有了,我还真不信了,走,去里面的院子挖。杨羽说道,刚起身走,发现里院的门上了锁。

吴叔一见,这后院都已经挖了,那里院也就随它去吧。张凤却说道:杨村长,这里院都封了好几十年了,再说了,你们上次不是去井里折腾过半天吗?不是也没有吗?

凤嫂,上次你们家的井里挖出了白骨,我说句难听的,你们俩现在可都是嫌疑犯啊。林警官,我说的对不?杨羽问道。

是的。骸骨在你们家发现,井是你们家的,所以,目前来说,吴叔凤嫂你们都是嫌疑犯,只是那骸骨我们还在检测中,随时会找你们调查取证。林雪茹满满的一副警探的调子,越来越有模样了。

杨羽冷哼了一声,举起锄头,啪的一声,把锁给直接砸了。

这一次,在里院,杨羽和两名警察挖的更有劲了。这整整挖了近二十分钟了,什么都没有,林雪茹有点看不下去了,走到杨羽那,轻声问道:杨羽哥,你到底搞什么啊,这里到底有没有尸体。

林雪茹的话刚说完,突然,有警察喊到:雪茹姐,你来看看。

这一喊,所有人都围了过去,唯独杨羽没有过去。顿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吴二,真的是吴二?吴坤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紧接着,就是一阵狂哭。张凤也是如此,见了自己的儿子赫然会在这里,哭得更加厉害了。

难道你们都不惊讶吗?孩子怎么会被埋在这里?杨羽背对着众人问道。

杨村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糊涂了。赵海问道。

这里就像个密室,门在外面锁着,一面是后山爬不上去,一面围墙几十米高下不去,唯一的墙还没有任何爬人的痕迹,外面还有位老奶奶一天到晚在外坐着,也没见到过人。所以说,这密室有三种可能性,第一,吴叔在说谎,孩子本来就没这屋里。杨羽说道此种可能性时,特意瞧了瞧吴叔一眼。

吴二是吴叔的孩子,吴叔怎么会说谎呢。赵海帮忙回答道。

那就说不准了,你看这块玉。杨羽突然从口袋里抓出一块玉,说道:这块玉我问过吴大,他说是他弟弟的。杨羽说着,把玉给了吴大看。

确实是我弟弟的,玉后面有个二,是吴二的意思。吴大把话又重新说了一遍。

杨羽拿起玉,又重新看了看,说道:玉后面确实划了两痕,我也以为是二,但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二上,还有很淡的两笔,一撇,一竖,这不正是牛字吗?

此话一出,很多人的脸色变了,尤其是牛哥和张凤的脸色,更是变得很难看。

杨村长,话可不能乱讲啊。牛哥听到这话,很显然,杨羽是在含沙射影啊,当即就说道。

我要是吴叔,如果怀疑自己的儿子不是亲儿子的话,我也可能会编个故事骗大家也说不准。杨羽瞧了眼吴叔一眼,见吴叔不哭了,脸色很难看,似乎有股怒火要爆发出来一样。

我要是知道,这儿子是我老婆跟其他男人的种,加上这吴二愣头愣头的,我也可能会下手杀了他!杨羽特意把‘杀’字说得很重。

杨村长,你话不能乱说,凭个玉,能说明什么,孩子是谁的,我最清楚,我可没背着我丈夫偷什么男人,你别血口喷人。我丈夫怎么会下手杀自己的儿子。张凤发怒了,杨村长全是凭空乱猜测,自己岂能让她这么污蔑?

吴叔的脸色更难看了,双手握着拳头,像一头可能随时爆发的狮子。

赵海,林雪茹在这种氛围下,也不知道怎么插嘴,只是静静的听着。

quot;你们知道这块玉我是哪找到的吗?quot;杨羽问道,见没人直接问,他就自己继续说了:是在井里。那天我们来查井,我下去时,被我无意中摸到的。

赵海邹了下眉头,那天他也在场,但这事,杨羽一直没说。

这玉怎么可能会在这口井里呢?这井都封了几十年了。我也不信,但普贤菩萨说,孩子在有水的地方,我想来想去,只有这口井有水了。没想到,被我找到了这块玉。杨羽说道。

这段话,赵海听了有点眉目了,问道:杨村长,你说这吴二之前是在这井里?

杨羽点点头。

那我们那时查井时又为何不在呢?为什么要移尸?赵海问。

我想,那是因为凶手知道我在怀疑那口井,尤其是,我让你去浴女村等处查有水的地方,这可能打草惊蛇了,所以凶手又冒险选择了移尸。把尸体重新从这井里捞上来,并且埋在了这里。杨羽解释道。

那村长你又是怎么知道,孩子会被埋在这里?而不是埋在了外面?赵海又问。

我不知道,我只是打赌而已。只是我运气好,挖到了。杨羽又说道。

那凶手是谁?林雪茹直接问。

吴叔,吴二确实傻了点,但还不至于弱智,你为什么老把他锁在家里呢?据吴大说,你还经常打他,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他不是你的亲身儿子,所以,你杀了他?好解心中恨。杨羽问道。

我没有。吴叔很简单的说道。

我相信,这井的石头上百斤,吴叔可搬不动,但是牛哥,你应该能抬得动吧?杨羽突然把矛头指向了牛哥。

这让牛哥措手不及,杨羽突然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杨村长,你可别血口喷人啊,这可是谋杀啊。再说了,我有啥动机?牛哥没想到,杨村长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来。

吴二一天到晚被锁在家里,如果你跟凤嫂偷腥,被吴二看到的话,会如何?杨羽又是猜测。

杨村长,你要么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别在这里玷污我的清白。张凤变得很凶,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证据?我要证据做啥。如果凶手真是你们俩的话,如果这吴二真是你牛哥的儿子的话,你们俩活着比死了还痛苦。杨羽愤然的说道,走到了林雪茹,轻声说道:剩下的交给你,你能搞定吗?

林雪茹笑了笑回道:你就觉得我这么没用吗?

杨羽没有再说太多的话,出了吴坤家的门,望着这个浴女村,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赵海也急忙跟了出来。

林雪茹看了看在场的人,说道:你以为我们真的没有证据吗?那根从井里捞尸的绳子上面应该有你的指纹吧?那块大石头上也许也有你的指纹吧?我的法医部队已经在联系,搜查令也已经在办了,等他们一来,查下死亡原因,查下案发地点,查下血液,够起诉你们的了。当然我还会查下吴二的DNA,看看他到底是谁的孩子,牛哥,希望不是你的,不然你就是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了。

牛哥的脸色再次铁青了。

赵海跟在杨羽的后面,对杨羽是真心佩服啊,说道:杨村长,我是真佩服你,你怎么这么料事如神呢,而且你都这么大胆的敢去猜,我是打死也想不到可能会是这样的。

赵主任,那是人命,冤枉一个人,可比杀一个人更让人心痛啊,我怎么可能会是去猜呢?杨羽笑着说道。

那你是什么推出来这牛哥跟凤嫂偷过呢?又怎么猜出来是他们杀了吴二,要知道,那吴二可是凤嫂的亲儿子啊!赵海还是没懂。

昨晚凤嫂和牛哥在学校后面的树林里偷被我撞见了,那井的石头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就能抗得洞的,当然最重要的点,吴二出事那天,有人看见凤嫂从娘家回来了,也看见牛哥偷偷去了凤嫂家里,这才是我大胆推理的条件之一,至于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亲儿子下手,我想,应该是误杀吧。你可以想象一个场景,吴二看见自己的妈妈和牛叔正在床上大干,闹着要去告诉他爹,牛哥不让,一时冲动,可能推了一把,打了一把,以牛哥的那力气,吴二可档不住。杨羽在自己的脑海里也想过各种场景,唯独误杀的可能性最大。

当然最终的结果还需要法医和现场鉴定结果。但十有八九,真相错不了。

村长,我心里还有个疑问。赵海又问道:之前听吴叔说,他给他儿子求过签,算过生死,普贤菩萨那是真的准,可是失踪时间和普贤菩萨算的时间了一周,你说这是不是普贤菩萨算错了?

呵呵,普贤菩萨没有算错。杨羽笑着说道,然后大步往前走去。对这个普贤菩萨,他也是越来越好奇了。

赵海愣在原地,想不明白了,没算错?那怎么会相差了七天呢?突然,赵海恍然大悟,一个令人不寒而粟的想法冒了出来,自言自语道:难道说,吴二被扔下井后,没有死?而是在井里整整活了七天才死的?

这次,赵海是真的吓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吴坤家的里院众人都在忙着,挖着尸体,那口被封了几十的井一动不动,透过那块大石头,进入漆黑的井底,几十米的井底,死一般的寂静,这里一个男孩子躺在水里,腿被摔断了,头上还有个伤口在流血,他抬头往上望了望,上面被石头死死地封住了。

他想喊,可没力气,喊出来了,外面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更不会有人路过这里。

他想爬上去,指甲浸入井壁,抓的都是血,井壁上留下了一条条抓痕。他慢慢感到绝望,生命一点点的流逝,这口井成了他最后的归宿,也度过了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七天。

可更让他痛苦的事,他从来没有走出过自己的家,跟其他孩子一起玩过,他连童年都没有。

杨羽曾经来过这里一次,望了这口井,那时的吴二还在井里,还有最后一丝的生命在。可是,杨羽跟他擦肩而过。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第273章 亲亲

一顶就将她击倒!我从下往上,发起了连串的攻击,令她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干脆牢牢抱扣住我的脖子,放松了下体,任由我大兄弟对她花园的无情摧残,她除了挂在我身上放声

第26章 达成协议

韩勇没想到老旺会问这个,身子一颤说:“没有啊。当时,情况很危险,要是被李小舟发现,他会打死我的。即便这样,李小舟后来一直怀疑是我动了他的手机,他大发雷霆,警告我走着瞧

第49章 寂寞

第49章寂寞04-2516:33发布|2093字|开启自动订阅唐静羞涩地说:“老旺哥,不行啊。我男朋友让我帮他口、交,我都很少答应他呢。刚才只是觉得你家伙大,心里喜欢,情不自禁地

第214章推卸

杨羽抬头看了看小区,在小区楼下买了些水果和牛奶。这个人,是他必须隔断时间要去关心和看望的,因为这是作为男人的基本责任,是永不可推卸的。上了楼,敲了门。一个陌生的

第034章 身份确定

要是不将这事反映给董事长,乔静真觉得许娜或者王立和会得寸进尺!所以等回到公司后,她会第一时间去找董事长的!做好打算,乔静道:“爸,我们待会儿就可以回去了。”“要不你

第126章心惊

班花张美若看得心惊肉跳,下面也已经是泛滥了,要不是那两片花瓣很大很厚,早已经喷射而出,也许是这注意力太集中了,偷窥得太入迷,不知道教室的门压根就没有锁,只是虚掩着而

第324章 坏坏老公

我正忙着准备做绳子,冷不丁的被她突然这么一吻,弄得我差点就魂飞天外。尤其是她炙热的鼻息扑在我脸上时,更是让我心里痒痒的。经过这几天的蜜月生活,我已经把那些伦理

第118章保安

那女人瞄了眼保安,保安便乖乖的低着头不说话了,像只温顺的小羊。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此女人定是这里的值班经理吧。你们有什么事吗?那女子看了看李媛熙,又看了看杨羽,见他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