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做梦

2019-10-15 06:03:59

乡野风月

杨羽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具骸骨竟然会是已经失踪了一年半的刘安国,骚货潘彩儿的老公。

这是谋杀案啊!

雷警官,可能又要麻烦你了,这恐怕是一起谋杀案。杨羽也不愿去承认这个事实。

真的是凡事难料啊。

quot;那就立案吧。quot;雷警官很平淡的说道,对他而言,这太常见了。

quot;没想到已经失踪了一年多的刘安国还是死了。quot;李若兰也是感慨到。

quot;这案子你们俩得帮忙,我局里忙,有事打我电话。quot;雷警官笑着说道。

quot;雷警官,这是你的案子啊,不会就这样仍给我们吧?quot;杨羽感觉很无语啊,自己又不是警察,怎么老替警察查案子呢。

我来这又不方便,你是村长,她是记者,村里出了命案,你们能不管?雷警官还有理了,不过倒真不是他不想查,确实不方便,来村子来来去去花费的时间真心不少,平时压根没警察愿意来这穷山毗邻里。

quot;好像说得我很闲一样。quot;杨羽那个郁闷。

这出了谋杀案,骸骨自然是不能领了。

三人离开了白牡丹家,并告知这事不要宣扬出去,到了大路上,重新分析案子。

quot;我们先去找潘彩儿问问情况吧。quot;李若兰说道。

雷警官有死亡鉴定报告吗?杨羽问道。

quot;有,看了也没用,骸骨完好无损,死亡原因未知,死亡时间跟失踪时间符合。quot;雷警官回道。

刘寡妇的老公跟死者曾经有过争执,潘彩儿在外面经常偷腥,婆婆说白牡丹跟死者有染,我觉得这三人都有嫌疑,很可能真正的凶手就在这三人里。杨羽琢磨起来。

quot;这么快就有嫌疑人了啊,有你的啊。quot;雷警官很佩服。

其实,这些事,都是众人皆知的事。

quot;刘寡妇的老公去年已经死了,白牡丹就算有染,也不能算是杀人动机吧,何况,骸骨还是她发现的,我看,潘彩儿的可能性最大,她在外偷腥,是众人皆知的事,也许就是和某个情人合谋杀了老公。quot;李若兰分析道。

quot;那我们还去不去潘彩儿家?quot;雷警官问道。

quot;目前来看,潘彩儿确实是最大的嫌疑犯,既然如此,何必打草惊蛇呢,我看,先查查,她的情人或跟她有染的男人都有哪些吧。quot;杨羽建议道。他只知道,明叔算其中一个,不过,很不幸,明叔也已经死了。

中午时,雷警官到小姨家吃的中午,真的喝了几杯,本来是杨羽谢雷警官的,结果,成了凶杀案,反过来,成了雷警官要杨羽帮忙了。

下午,雷警官走了,再三吩咐,一有线索马上通知他,他还等着升官呢。

杨羽哪里把这事放心上,不过,这暑假,除了菜地外,他真没其他心思,于是,这查潘彩儿这骚货的事就给李若兰了。李若兰也是千万个不愿意,记者啥时候成了警探了,不过,终究是起命案啊。

杨羽的心里其实有千千万万个想法,虽然表面不想查这案子,但是实际上,他对潘彩儿这个骚货,还是有些好奇,好奇的当然不是她的前世是不是潘金莲,而是在她的身上散发出的那股骚味。

这股骚味就像狐狸撒尿一样,吸引着异性,要不是杨羽定力好,恐怕也以为被那股骚味勾了去了。

不过,有趣的事,潘金莲的老公武大郎就是被潘金莲和西门庆合谋毒死的,刘安国会不会也是如此?如果这世间万物真的如此轮回,那谁是西门庆?谁是武松?

那晚潘彩儿家的声音是什么?那个房间里的女人是谁?那个背脊为什么如此特别?那间房子也是阴森,潘彩儿似乎认识苏小小,为何说谎?老公失踪了这么久,为啥一点都不担心?潘彩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这些疑惑在杨羽的脑海里转着。如今出了命案,村民马上就会知道,杨羽这当村长的不管都不行。

不过,下午杨羽还是鼓起勇气去打了个电话给谢天石,咨询纯羽绿色蔬菜的销售情况。

给的答复,也让杨羽心痛,谢天石简简单单的说了几个字就把电话给挂了:定价太高,压根卖不出去。

这是杨羽开始就已经料到的结局。

但杨羽对自己的蔬菜很有信心,决定进城,两件事:一,回躺家里;二,找市委书记。

然后又打了个电话,这个电话自然是打给苏雁的。

不过,杨羽提出能否去趟她家或见见她老爸时,苏雁还是吓了一跳,以为杨羽是要见家长呢,这也快的太没谱了。

杨羽才急忙解释,说是为了感谢他让自己当上校长一职,苏雁才勉强答应杨羽来她家里。

晚上,杨羽家里来了个人。

基督教徒圣灵之称的燕灵,此人的来访让杨羽泼为吃惊。

quot;灵儿姐,不知找我啥事?quot;杨羽好奇的问道。

quot;我听说你找到了一具骸骨,是这村的村民?quot;燕灵问到。

靠,消息传的也太快了吧?

quot;怎么?quot;杨羽问。

quot;我对这起谋杀案很有兴趣,不知道可不可以跟你一起调查?quot;燕灵答道。

这太阳是从西边升起了吗?一个教徒教徒不去授课传业,发扬耶稣的宏光,来查什么案子?吃饱了撑着?

可人家是美女,杨羽自然不敢这么说。

quot;只是一起普通的凶杀案,灵儿姐怎么会有这兴趣呢。quot;杨羽不解的问。

quot;这你就不要管了,你会有用到我的时候。可以不?quot;燕灵说话很特别,口齿清晰外,还有一种魔力,让人听了浑身都舒服。

杨羽想,雷警官把这案子摆脱给他,他又生为村长,本不想管都不行,有人来帮忙查,那自然更好了。

quot;灵儿姐肯帮忙,我当然没意见,只是我还是好奇,灵儿姐为什么对这起凶杀案这么有兴趣?quot;杨羽又问了一次。

quot;你以后会知道的。quot;燕灵说话神神秘秘的。

杨羽也就没想那么多,把案子的整个经过都跟燕灵说了一遍,还有嫌疑犯潘彩儿,以及李若兰已经去查线索的事。燕灵边听着,边点头。

quot;你刚才说,潘彩儿有个情人叫明叔的已经死了?quot;燕灵儿问道。

杨羽点了点头,又补充道:是的。听说他死的很诡异,也不知道怎么死的,怎么?难道你觉得明叔的死跟这案子有关系?

没什么,我就随口问问。你知道明叔安葬在哪吗?燕灵问道。

人都死了入土好几个月了,你难不成去挖尸吧?杨羽开起玩笑,人都死了,要知道葬哪里干嘛,要么是去拜祭,要么就是去盗墓了。

quot;还真说不定!quot;燕灵笑着。

杨羽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你还说,有人预言了明叔的死?燕灵又问道。

杨羽疑惑,这些事跟谋杀案似乎毫无关系啊,燕灵怎么好奇这些事,不过,杨羽也就如实回答,说了有关笨二牛的事。至少在杨羽的感觉里,燕灵跟自己肯定不会是敌人。

非敌即友。

quot;就你远处对面那户人家吗?quot;燕灵手指着刘寡妇家问道。

杨羽点了点头,燕灵就告辞朝笨二牛家里而去了。看着燕灵的背影,特别的有趣,黑色风衣,背上秀了个大十字架。

杨羽突然想起个问题,朝燕灵喊道:

灵儿姐,你以前有梦见过我吗?

燕灵回头,笑了笑,没有回答。

好奇怪的一个问题,不是吗?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