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白花花的身子

2019-10-15 06:01:10

乡野风月

杨羽打量了下屋内的一切,又看了看正前方被拜祭的红脸关公,继续说道:幸好有四象和关公坐镇,不然就危险了。

傻二狗爹已经对杨羽佩服得无敌投递,开始的天气,镜子,树全部说对了,刚才连傻二狗都中邪也未仆先知,给他钱他还不要,这是活生生的菩萨啊,现在他竟然看穿这四根柱子是四象,厉害厉害。

杨羽一算伸手算着,邹紧了眉头,傻二狗爹已经真成了哈巴狗了,紧随在杨羽身后,杨羽转弯他也转弯,杨羽停他也停,每次想问,又欲言又止,怕打扰了大师。

找到了,屋内果然有妖气,是蛇妖!杨羽瞪大着眼睛,一脸惊恐的样子,当然都是装的:你们养了蛇?

蛇?没有啊!我们有养蛇吗?傻二狗一愣一愣的,看着那村妇,那村妇使劲得摇摇头,这村妇杨羽猜测估计是傻二狗的保姆。杨羽见这两人还傻乎乎得反应不过来,心里比谁都急啊,又不能明说,那样会被怀疑,必须借助别人的口说出来。

见他们一点都没往表姐媛熙身上想,杨羽急死了,一看那村妇,就知道是个文盲,只能给点提示了:傻二狗是不是属鼠?

是啊,大师怎么知道?那就对了啊。蛇吃鼠,这蛇是冲着你这三脉单传的儿子来的,你看他那红疹就是征兆!杨羽瞪着眼睛,一副很吓人的样子。

傻二狗脸色苍白,一屁股软在了地上,自言自语着完了完了。

杨羽都觉得自己可以拿金像奖最佳男主角了,这多亏看了《演员的自我修养》这书本啊。但问题是,呀的这两傻子,还是没把表姐给联系在一起,杨羽恨不得吼给他们听:呀的,老子的表姐属蛇,你家傻二狗属鼠,老子绕了60度就是想撇开关系,你呀的,脑子被驴踢了,快想啊!

老爷,会不会跟你的儿媳妇有关?那村妇竟然比这傻二狗的爹还聪明,这傻二狗是有多笨啊,怪不得生个儿子也是如此,但呀的,这种人,怎么就发财了呢?

杨羽终于松了口气,成败就在此了。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那李媛熙就是属蛇,下周我就要去提亲了,难道?傻二狗狠狠的瞪着杨羽:大师,我那未过门的儿媳妇属蛇,这可怎么办?

哎呀,这蛇鼠配是自古以来的禁忌,你怎么就犯这么低级的错呢?还亏你拿关公坐镇!杨羽气得都快跳起来。

可那媒婆说,蛇鼠不冲啊,鼠马才冲相啊!傻二狗爹一脸迷茫,也不知这怎么回事,他哪里知道这都是杨羽忽悠人的,蛇鼠本来就不冲。

连镜子都裂了,香樟树都蛀虫了,你儿子都中邪了,关公的脸都憋红了,你看这四象四柱都快被妖气腐蚀了,这四象一倒,关公也镇不住!这还不算冲?这是要克夫啊,你儿子的命危在旦夕,你做爹的真是狠啊!杨羽拿出各种东西能忽悠就忽悠能瞎编就瞎编,吓死他,不吓他也活活折磨死他,谁让娶我表姐,那是你儿子娶的吗?呀的,那是老子的女人!

村妇也进了里屋,估计是照顾傻二狗去了。

好,下周我让媒婆去退婚吧,哎!傻二狗爹本来对这本婚事很满意,谁知道会是这么个结局。

杨羽心里乐了,这话可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你可别怪我哦,但是杨羽还是不放心,以免被揭穿和怀疑,他要撇开一切关系:

退婚?这么缺德的事你也干得出来?要是那蛇妖生气了怎么办?杨羽的意思很明确,我是不同意退婚的,退婚可不是我的目的哦,要是这傻二狗爹知道这杨羽这么阴险,做婊子还想立牌坊,估计想杀了杨羽的心都有。

下周我亲自去,彩礼也不要了,顺便带点东西,已示诚意,大师觉得如何?傻二狗爹一脸迷茫。

嗯,不错,我看你儿子的邪气也快渐渐散去了!杨羽刚一说完,那村妇就跑出来大喊着:老爷,傻二狗好了,红疹都退了,真是邪门。

哎呦,你真是大师啊!晚上一定要留下来吃饭!

杨羽是百般推谢,终于把饭局给退了,但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回头看看送别的傻二狗爹,心中暗自窃喜:把你给卖了,你还帮我数钱!

至于下周傻二狗爹会不会来退婚,其实杨羽心里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刚才的一场戏,杨羽感觉自己是演得天衣无缝,这多亏了事前的信息收集,才敢这么大胆赌一把。

人生,到处都是赌博!

天色已近黄昏,夕阳西下!

杨羽

加快了爬山的脚步,这村子又没什么旅馆,借宿还真不习惯,于是还是决定连夜赶回去。可杨羽的脚步显然没有太阳西下的速度快,这刚到山天竟然真的黑了。

完了,这不是又是迷路的命?杨羽拿着手电筒照着路,路越来越小,越来越不清楚,更郁闷的事,这荒山野岭,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人气,静得可怕。

杨羽几次想晚上出去走走,小姨都告诉他,别往后山走,那里有山鬼,杨羽每次都会呵呵一笑,感觉非常幼稚。可自己真的独自一人,在这片大自然中时,也感觉到丝丝的寒意。

黑夜的大山,谁知道隐藏了些什么?杨羽深深得吸了口气,发现自己不敢往前走了。

前方右侧竟然是个坟墓,农村还是土葬,很显然这个坟墓里面‘住’了人,杨羽用手电筒照了照,咽了口气,白天他还敢走,但是晚上,一个人,荒山野岭的。

有什么好怕的,这世上又没鬼,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过等等,我印象中,我过来时,没有看到过这座坟墓啊,难道?杨羽连自己都记不清了,杨羽一口气走了过去,头都不敢抬,总感觉坟墓里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可刚过了坟墓,前面一片杂草,竟然没路了。

我咧了个去,我就不该感夜路,我逞什么强!杨羽后悔了。深处荒山深山中,没有方向,没有路,甚至连手电筒的电随时都可以用光,怎么办?杨羽一片迷茫。

只好拨开杂草,循着点方向,一点点往前走!

就在杨羽快绝望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些许灯光,杨羽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错,或是鬼火,可定睛一看,真的是灯光啊,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兴奋得往那光点处跑去。

这里算不上村庄,六七户人家的样子,还开着灯。杨羽往理自己最近的那户人家走去,绕过树,拨开杂草,发现这里是房屋的后院,后院很黑,杂草丛生,屋内照出微弱的灯光。

杨羽刚要起步进后院,些许哗啦啦的声音传入耳朵,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在院子左侧漆黑中有个人影,仔细一看,竟然是个裸女正在淋澡。

靠,这农村怎么到处都是春色啊!杨羽兴奋了,躲起来偷看。那女人背对着自己,正拿着水管往身上淋,身子丰满,两个奶子只看到边缘,白白的屁股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两股很深,杨羽恨不得飞奔上去,直接从那两股间狠狠的进去。

就在杨羽兴奋之时,屋内又走出来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才十四岁左右,关键是,她也是裸着身子的。

郭美,来,妈妈给你洗洗!原来是一对母女。

郭美?杨羽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班里没有叫郭美的女孩子啊。倒也不管,继续偷看母女两一起洗澡。这小女孩几次转身,杨羽还是看清了,奶子还很小,才发育了一半,而下体压根还没有黑森林,光滑一片。

妈妈,草丛里好像有人?那女孩子眼就是尖,人也敏感,杨羽刚才只是蹲累了,先站一下,竟然就被这女孩子给发现了。

那村妇一看,还真是个人,喊了声:谁?谁在偷看人家洗澡呢?说着,急忙拿起衣服挡在了自己和郭美的胸口和屁股前。

杨羽知道自己露了馅,知道再躲下去也没意思,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迷路了,路过这里,想借宿一晚,不知道可以不?

杨羽也不敢走过去,怕他们误会,何况自己偷看在先,万一她家里的男人冲出来打自己一顿,那也是要被白打一顿的,谁让自己没理呢。

那你先进屋吧!谁知道这村妇不仅相信了杨羽的话,还请他进屋了。杨羽反而有点惭愧,自己偷窥人家,人家还这么好对自己。这点农村和城市又有很多的区别,农村邻里之间,或是碰到陌生人,都是很信任,引用一句话那就叫因为信任,所以简单。而城里人却完全不同,他们没有安全感,有戒心。

杨羽松了口气,晚上总算有着落了,可走进母女一看,发现这村妇竟然就是白天那帮忙扛树的村妇。

是你?

是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惊讶道。杨羽觉得这世界太小了,更是印证了自己的座右铭: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没想到这村妇帮了自己两次大忙。

杨老师?可惊讶的事还远远不止如此,杨羽竟然听到这女孩子喊他杨老师,可杨羽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就以为这女学生赤裸就不认识了?

杨老师愣在那里。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第84章 再拍婚纱

第84章再拍婚纱老旺说:“我有什么不敢的。对了,芳冰,我们光有婚纱照就行吗?如果爱奴组织要看结婚证怎办?我担心民政局不给我们办证啊。咱们俩这叫重婚吧?”林芳冰说:“老

第629章稻草堆

回家里吃晚饭时,林伊娜偷偷的在杨羽耳边说了一声:晚上约会,七点在我家侧面那里等你。额,杨羽又一脸的尴尬。这个林伊娜果然很主动,真是送货上门的小母,狗,跟自己一样才初

第479章 知味

我高高架起徐悠然修长玉腿,用足力气一下快似一下地猛抽狠送,十指掐住像布丁在晃动的酥胸,下身拼命插着她的粉嫩香泉。凶器不断地攻击徐悠然前后摇动的身体,她咬着牙忍

第219章 帮忙

陈慧的目光跟着我的视线落在了她落在我床上的小内内看去,一看清楚那玩意,俏脸变得更加通红,急忙扑过来把她的小内内抓在手里,然后飞也似的从我的房间里跑出去。「^首~

第269章 锻炼

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秀姿的楼下居然停了十几辆豪车。首发www.zhuishubang.com也不知道这是

第107章微妙

杨羽很高兴,又多了一个朋友。在这村里,杨羽的朋友不多,知己更是没有,杨琳本来算一个好友,但是自从干了她后,关系就微妙了。剩下的表姐表妹关系也是不一样的。李若水是女

第269章 效果惊人

“你说得那么难听,我怎么可能会不生气”“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一恩不是那样的男人,”白婧道,“他绝对不会因为你而有反应的。”“你知道此时的你像什么吗就像是

第296章突然

杨羽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摔了下来,摔得屁股疼死。缓过神来时,发现手电筒没了,眼前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光线,是真正的黑。杨羽感觉这里好像是个封闭的地方,又想起,好像芸熙也跟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