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好不好吃

2019-10-15 05:58:22

色即是空

罗伊闭着眼,满脸陶醉,“好舒服……老公插得姐姐好快活……哦……姐姐要被亲老公插一辈子……哦……姐姐要每天穿着丝袜被亲老公玩弄……让老公在姐姐的下面发射牛奶……嗯……”

“你是老公的什么……”

我的凶器猛的一下顶入罗伊的花宫深处,扭摆着臀部让大枪头旋转研磨着她柔软的花心。

酥麻的电流让罗伊浑身一颤,她的心都快要融化了,睁开眼骚浪的看着我,浪声道:“姐姐是……姐姐是老公的小骚货……穿着丝袜勾老公的骚护士……嗯……是喜欢被亲老公干的骚姐姐……姐姐喜欢穿着丝袜被老公干……姐姐是浪荡的女人……喜欢被亲哥哥玩弄……嗯……”

罗伊浪乱的话语如同一只利剑狠狠的插进我的心脏而且此时她的头上还带着一顶护士帽,这让我激动的想要发狂,一把将她翻了个身,一巴掌抽打在她的丝袜臀上,粗暴的命令道:“骚护士,像母狗一样的趴在床上!”

罗伊被我这一野蛮的举动弄的心中发颤,一种被凌辱和攻击的快感在身体里激荡着,连忙顺从的趴在床上,双腿分的开开的,红润肥美的香泉源源不断的向外吐着蜜汁,高高的翘起大屁股不停的扭动着,娇吟道:

“亲哥哥……亲老公……快……快插姐姐……喔……姐姐的下面好痒啊……快点来干姐姐……”

我被挑逗的抓狂,握着凶器对着那浪荡的香泉狠狠的干了进去。

凶器大起大落,凶猛有力,闪电般快速的抽送着,如同一只发狂的野牛疯狂的干着肥美多汁的香泉。

罗伊只觉凶器猛烈的冲击着自己的花宫,令人崩溃的快感一浪连着一浪,冲击着已经极度敏感的神经,罗伊彷佛登上了仙境,浑身飘飘然,舒服的欲仙欲死,骚浪而浪荡的娇吟不停的从小嘴吐出:

“好哥哥……亲丈夫……亲老公……姐姐爱你……哦……姐姐永远也不要离开你……喔……亲老公插得姐姐好舒服……好快活……嗯……又……又顶进花宫了……狠心的老公……姐姐要被你插穿了……啊……”

罗伊肥美诱人的丝袜美臀不停的扭动着,迎合着我凶器野蛮粗暴的攻击,丰满成熟的肉体在这个姿势下呈现出一种极度诱人的姿势,粉嫩窄小的菊门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下显得若隐若现迷人至极。

我看得心痒难耐,想起后入的招式,心中有一种强烈的兴奋和冲动。我一把扯开裹住菊门的黑色丝袜,在香泉上抹了一把浪水涂抹在菊门上,随后抽出沾满浪水的凶器对着那个诱人粉嫩的菊门就插了进去。

“啊!”

菊门里一股剧烈的痛楚传来,让舒服的欲仙欲死的罗伊完全没有准备,此时的她感觉自己快要被撕裂,疼痛的感觉如同自己破次处,当即大叫道:“亲哥哥……那里不能插啊……好痛……快抽出来……”

听着罗伊哀声求饶的声音,我感到一种强烈的兴奋感,凶器又是用力一挺,已经插进去一半。

一种强烈的让人窒息的紧凑感传来,将凶器夹的生生的疼,但也让我舒服的不可言喻。

“好哥哥……求求你……好痛啊……姐姐让你插下面……你想怎么插都可以……姐姐真的好痛……”

罗伊脸色苍白,眉头紧皱,剧烈的疼痛让她有些承受不了。

“贱货,给我闭住!”

不知怎么的,我心中涌起一股极大的怒意,那是女人违抗自己意愿的不快。一巴掌狠狠的抽在那肥大的屁股上,打的罗伊身躯一颤,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透过丝袜的阻隔都可以看见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在雪白的屁股上。

我抓住她的腰肢用力一挺,剩下的半截凶器终于全部插进娇嫩的菊门里。

我顿时舒服的浑身颤抖,娇嫩的菊门是如此紧窄,四周的腔肉如同遇到敌人紧紧的包围住凶器,带给自己难以诉说的快感,暴怒的凶器在这种刺激下显得更加坚挺。

“亲哥哥……求求你不要插了……好疼啊……”

罗伊疼的眼泪直流,身躯向前挪动着,想要挣脱。

我毫不理会,兴奋的直喘气,紧紧的扣住她的腰肢,凶器就开始了凶猛的冲刺。

紧窄,压迫感,强烈的快感!这是与插穴完全不同的感受!

我闭上眼仔细的享受着攻击菊门的滋味,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尽情的发泄着心中膨胀的欲火,凶器凶猛的进出着已经红肿的菊门,浑身的快感似乎都汇聚在了凶器处。

看着凶器畅快粗暴的攻击着罗伊粉嫩的菊门,还有那不断挣扎扭动着的肥美诱人的丝袜美臀,更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我爽的连连喘气,双手紧扣腰肢,大呼过瘾。

“啊……亲哥哥……好老公……姐姐的后欧美好麻……好舒服啊……下面也……也好快活……亲哥哥……你真会玩……姐姐真的没想到……嗯……插后面也这么舒服……喔……亲哥哥……用力干姐姐的后面……哦……好美……”

随着时间的流逝,疼痛的感觉很快消失,罗伊苦尽甘来,痛苦的嘶喊也成为销魂的娇吟。

菊门里充满了酥麻火辣和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再加上菊门和阴道只隔着薄薄的一层肉膜,凶器有力的冲刺强烈的刺激香泉的快感。

此时罗伊只觉这种感觉是如此舒服,是一种与前面完全不同的美妙滋味,彷佛自己的两个洞都在被我的凶器攻击攻击,快感如潮水涌来,让人喘不过气,比插前面更加让人迷恋。

“小香泉……骚姐姐……刚才不是还在喊痛的吗……现在就要老公用力的干了……”

我也没想到这么快罗伊就有了转变,只嚷着叫自己用力的插她的菊门,但看她媚眼如丝满脸陶醉的样子也似乎是尝到了甜头。

“啊……是姐姐不知道……喔……好舒服……原来插后面是这么舒服……美死了……棒棒在姐姐的直肠里激烈的摩擦着……好快活……好热……怎么插后面怎么舒服……喔……受不了了……姐姐要升天了……”

我的凶器在直肠里激烈摩擦着,似乎捅到了心口上,肛门里灼热酥麻酸涩还有直肠微微痉挛的快感交织在一起,让罗伊感到格外的刺激,这是她远远没有想到的快感,小浪嘴不停的娇吟着,“凶器哥哥……亲老公……用力的干姐姐的菊门……哦……”

“小贱货,骚姐姐,被老公干菊门也这么爽,老公今天就要干烂你的菊门!”

罗伊哀求着让我插干菊门让我兴奋若狂,大手重重的抽打着她那不断扭动的肥美的丝袜美臀,凶器横冲直撞,猛抽狠插,毫不留情,凶器次次到底,我似乎可以感到顶到了柔软的肠子。

罗伊双眼微闭,红唇微张,浪荡的小脸对着墙壁露出骚浪的表情,胸前两个胸随着我狂有力的冲刺不断的在丝袜里晃荡出迷人的乳浪,高高的翘起丝袜美臀任由我的凶器在菊门里横冲直撞。

“哦……亲老公……姐姐要被你插死了……好美啊……姐姐是亲哥哥一个人的……姐姐的后面和前面只给亲哥哥一个人干……喔……用力的干姐姐的后面……美死了……”

“嘶”的一声,我异常激动的扯开罗伊屁股上的黑色丝袜,雪白肥嫩的臀肉如同剥开的鸡蛋露出来,让我看得双目喷火,一边粗暴的撕扯着,一边粗暴的搓揉抓捏着肥美的臀肉。

看着凶器下那个浪水潺潺的洞穴,我心中一热,将凶器从菊门里抽出来,猛的一下插进去,凶猛的攻击着香泉起来。

罗伊只觉菊门里一阵空虚,紧接着香泉就被凶器凶猛的填满了,一阵与菊门不同的酥麻滋味迅速袭来,让她爽的又娇吟起来:

“啊……前面也被插了……哦……会插的哥哥……你好会玩啊……姐姐全身的洞都被亲老公玩了……喔……尽情的玩弄姐姐的身体吧……姐姐的洞都给亲哥哥插……”

罗伊的模样已经不能用骚浪来形容,此时的她已经沦为发情的母狗,摇摆着雪臀祈求着我的攻击,口中不知羞耻的说着异常浪荡的话。

我更是兴奋的满脸通红,凶器一会攻击着肥美多汁的香泉,一会攻击着紧窄娇嫩的菊门,体会着两个洞穴的不同滋味,舒服得如痴如醉,兴奋若狂。

“骚护士,给老公吃一下凶器!”

看着罗伊那张迷人的小浪嘴,我心想今天要把她全身的洞好好的玩个遍,说着就按住她的脑袋根本不容她反抗,把在香泉和菊门里插过的凶器塞进她的小嘴里,用力的抽动起来。

手指则取代凶器,一边攻击着她的香泉,一边扣弄着菊门,一起一伏着玩弄着她的两个销魂洞。

罗伊也不嫌脏,浪靡的气味深深的刺激着她的欲望,贪婪的吸允着我沾满浪液的凶器,卖力的吞吐吸允着,舌尖更是激烈的扫舔着枪头,让我深刻体会到了三个洞穴不同的滋味。

我浪邪的看着罗伊,问道:“骚姐姐……老公的棒棒好不好吃……”

罗伊妩媚的白了我一眼,一边用舌头舔着枪头,一边骚浪的说道:“亲老公的棒棒好香……姐姐要吃一辈子……一辈子都吃老公的棒棒……”

看着那对隐藏在丝袜里的胸,我眼中浪光一闪,抓住丝袜就是一番撕扯,两个大洞刚好将两个肥嫩高耸的胸露出来,破烂的丝袜围绕在它四周,在颜色的对比下显得格外浪靡。

我一边攻击着小浪嘴,一边玩弄着两颗胸,爽的不亦乐乎。

“骚姐姐,把奶子夹紧,老公要干你的胸!”

罗伊顺从的夹紧了两个奶子,我在她的香泉处掏一把浪水涂抹在沟壑处,握着凶器从沟壑下端的缝隙中插了进去。

只见凶器顿时将乳肉挤出一道深深痕迹,紧接着枪头就从沟壑的上端冒出来,我按住罗伊的脑袋,将枪头插入她的小浪嘴中,畅快的攻击着胸和小嘴所带来的不同快感。

一时间,我想方设法的玩弄着罗伊的身体,一会儿攻击燥热紧窄的菊门,一会插干肥美多汁的香泉,一会又抽送着胸和小浪嘴,一会又让罗伊用丝袜小脚夹着凶器套弄。

各种姿势的轮番变幻着,上演了一幕幕浪乱的肉搏战。

罗伊这个完全沉醉在不伦和快感中的浪荡她也被我弄的欲仙欲死,如登仙境,全心全意的配合着。

“骚姐姐……哦……小骚货……把屁股扭起来……快……嗯……”

听到我的命令,罗伊听话的扭摆着屁股。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高朝多少次,也不知道被我玩多久,只知道三个洞都被我射满灼热的牛奶,身上更是沾满不少。此时的她双眸紧闭,脸色陶醉,兴奋的娇喘吁吁,嫣红的小脸上挂着几团乳白的牛奶,身子如一只母狗趴在床上,高高的翘起屁股,浪水潺潺的香泉里,一根粗大硕长的凶器正凶猛有力的攻击着。

两片肥美丰厚的花瓣着凶器的抽动而快速的翻进翻出,汩汩流出的蜜汁被凶器插的浪水四溅。身上黑色的连身袜也早已经被我玩弄的破烂不堪。

最近经常发现小说粉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网址: www.xiaoshuofen.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第311章明叔

杨羽跟明叔打过很多次交道。这个男人真不是好种,第一次在桃花源就遇到跟潘彩儿偷腥,还被骂了一顿,然后来小姨家讨债,讨债就讨债,那副嘴脸真是恶心,后来又去刘寡妇家调戏

第552章我愿意

谭芳芳睡梦中,就像鬼压床一样,她分明知道有人在舔她,摸她,让她欲罢不能,但是就是醒不过来,她拼命的想叫出来,但是却又感觉没发出声音:你是谁啊?杨羽吗?谭芳芳想着,可不能便宜

第219章 那又如何

“能不能小声一点”乔静道,“你这样大声,你爸是会听到的。”“自己做错了事,还怕被人听到”“既然你是这样的观点,那我们做嗳的时候,我是不是也可以扯开嗓子叫,让你爸听

第506章变异

杨羽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异的,把那豹子哥整个人都抓在了手上。豹子的手也被死死的卡在里面,枪手拿不出来,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魂飞魄散,这人是怪物吗?那豹子哥

第180章 互扇巴掌

“我尽量。”“不能尽量,是必须做到。”听到蓝佟莉那好像在下命令的语气,没有再说什么的乔静是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右手叉腰的乔静继续往客厅另一端走去。看着乔静

第570章 厉害

短短的几步路程,罗伊就在我有意无意的挑逗下搞得春心大动,我心想,她真的是久旷太久,丝毫抵抗不我的诱惑,看来我只需要再下下功夫,就没有问题。我看罗伊如此妩媚的风情,手

第116章 有点儿坏

第116章有点儿坏听到赵梦妮这话,依旧在揉捏着的乔静问道:“你有被男人碰过啊?”“那是高中时候的事了。”“说下。”“你别停,很舒服。”“放心,我不会停的。”在准备

第530章艳鬼

那你有没有看见什么可疑人?萧晴问。杨羽想了一下,冷冰冰的说道:我看见了一个女学生,穿着校服,和红色的布鞋,长发遮掩住了脸,身体干枯,手和死人一样的冰冷。那不就是传闻中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