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叫姐

2019-10-15 05:55:06

色即是空

“这不是在公司吗,要正经一点才合适嘛!”白雅云赔笑道,“我们姐妹的关系也不是一年两年,这次多亏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我家玉坤一马,玉坤现在也是悔不当初,再三要我向你和洪生大哥表示歉意呢!”

“先坐下来再说吧。”薛雨晴点了点头。

“白小姐,喝茶。”我端起了茶壶为她倒了一杯香茗,但是目光却有点异样地盯着她的俏脸猛瞧。左右都是一个绝色女人,我心中那个激动啊!

左边是薛雨晴是一种熟透等着采摘的芬芳馥郁,右边是白雅云那种迷人少妇的诱人香味。而且,她们更是各有千秋!

薛雨晴身材极为丰腴圆润,一头长发显得飘逸性感,而且举手投足之间总是自然焕发出一种孤高清雅的迷人风情;而白雅云却恰恰相反,小巧玲珑的美艳少妇,醒目的短发却给人一种主持人精明能干的感觉。

不过,即使不是高挑型的白雅云,却拥有着让女人嫉妒的身材,长得娇小玲珑的她,胸前的那双酥胸却一点也不小,我甚至还看到内里那胸罩的痕迹!

只是,身边坐着自己的薛雨晴,我也不敢太过放肆,只有将灼热的目光收敛一点,改为偷偷瞧着这一个让我心动的美艳人妻少妇。

我只知道苏玉坤是秀姿的部门经理,我也见过那人,表面看起来干瘦干瘦的,倒也精明能干,每次见到我时都是一脸谄媚的笑容。

现在听她们说的好像是苏玉坤炒股巨亏,居然擅自挪用公司公款炒房,企图填补炒股亏损,被薛雨晴发现了,念在她能够深刻认识错误,及时还清挪用款额,态度还算良好,这些年在秀姿也算是元老。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苏经理也算老成,用生不如守熟,只要他知错能改,那我们应该适量的考虑一下,如果可以的话,给他一个机会也不是不行!”

我看情况揣测薛雨晴十有八九会放苏玉坤一马,利用这个把柄彻底将苏玉坤攥在手心使用一辈子,我趁机说句话送个顺水人情,一来衬托出薛雨晴在公司中的当家人地位,二来也算是讨好一下刚才有暧昧误会的美女主持人白雅云。

果然此话一出,薛雨晴当即隐晦的给我一个点头的眼神,与她所见略同,颇是心有灵犀,更重要的是丝毫没有削弱她在公司的权威,甚至还抬高她在闺蜜好友白雅云眼中的分量;

看在白雅云的面子上,薛雨晴决定暂不起诉,内部处理,留用察看。

我一边暗自欣赏白雅云小巧玲珑却丰满诱人的曲线,一边暗自思量她丈夫苏玉坤难怪枯瘦如柴,看来守着如此一个尤物老婆达旦采伐,气血两亏身体虚弱干瘦也就自然难免。

到底是多年的老人,薛雨晴和白雅云又是多年的好友,关键是公司钱款没有遭受损失,一方赔礼道歉,一方大度宽容,一番说笑之后自然是满天乌云散。

“唐正,你要回家,我通知陈武派公司车送你去吧,是锦绣小区对吧”薛雨晴忽而说道,陈武是公司的保安,有时候肩负出差开车的司机。

“是去锦绣小区么”白雅云接口说道,“正好我回电视台,顺路把唐正捎过去吧!”

“不麻烦吧白小姐”我笑着问道。

白雅云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点点头:“不麻烦!”

薛雨晴笑着对白雅云说道:“那我师弟可就麻烦你送回去了哦。”

“薛姐你放心啦,我一定不会卖了你师弟的!”白雅云打趣道。

“嗯,那我就不留你。”薛雨晴嫣然一笑,但是却站在我的身边,微微弯腰帮我整理好了衣领,“唐正,改天回家里,师姐请你吃饭!”

“好的,师姐!”我嘴里应道。

“好的,薛姐,改天我和玉坤请你吃饭!”白雅云款款起身,看着我笑道,“小帅哥,我们走吧!”

我跟薛雨晴告别,跟着白雅云出来。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吧!”

走到外面后,一边的白雅云忽然说道,“说,刚刚为什么……要那样子对我!”

她说话的语气很轻,仿佛就不是真的在生气的似的,脸上更是飞上一抹红霞!

虽然对于刚才被我抓胸部的事依然耿耿于怀,但是此时白雅云估计是不敢生气。

毕竟我可是她丈夫顶头上司的师弟,秀姿能有现在的成就,可以说和我也有些关系,而现在她丈夫苏玉坤又发生这样的事情,要是她得罪我,那么苏玉坤就危险了,尤其是把柄攥在人家手里,随时可以将苏玉坤送进监狱,而且薛雨晴对我的重视程度可不是一般的小!

“呃……刚刚……”我没有想到她会忽然这样直接的问自己,“谁让白小姐你用力踩我呢!痛死我了!”

“啊”

白雅云顿时傻了眼,估计是没想到,我在卫生间里抓她的胸部就是因为她踩了我一脚吧。

她挺直了身子,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白雅云看着我一脸淡然的样子,心中对于刚刚我轻薄自己的事也减少一些怒火。

走出去后,白雅云带着我一直走向一部红色的轿车。

我径直坐在副驾座上,见白雅云好像有一些不高兴似的,开玩笑地道:“怎么了,白小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这年头,性。骚扰的罪名可不小,尤其对方还是我薛雨晴的朋友。

所幸白雅云并没有生气,只是玉脸有些羞红。

白雅云本就是一个美女,这脸现红晕,更显娇艳,我细看之下,怦然心动。

她的脸蛋既没有薛雨晴的娇艳,也没有表姐的俏丽,但很娇媚,眉宇间充满着女人的风情,丰腴的腰身丝毫不影响她的艳丽,反而更添加她已婚女人的成熟与娇媚,就好像是一个熟透的水蜜桃,让人禁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我看着看着,不由有一些意乱情迷,我在偷看时,白雅云马上就发现。

她想喝斥我,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暗恼之余,又有一丝淡淡的骄傲,她今年已经三十了,如今竟然还有一个比她小的男人那样着迷地偷看她,令她对自己的美貌很是自豪。

“你胡说什么啊,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啊”

白雅云的言神有些慌乱,不敢与我对视,我的眼神柔情,但又霸道,那种强烈的占有欲足以令我的猎物胆颤心惊。

我适时收回自己偷看的眼神,装作一副很伤心的样子,道:“唉,我还为白小姐你是喜欢我呢”

虽然明知道呃是故意那样说的,但白雅云还是很开心,笑道:“谁喜欢你了啊,你胡搅瞒缠,真是讨厌。”

她有一种与男人打浑骂俏的乐趣,其间更隐隐约约有一丝禁忌的快感,自从结婚后,丈夫苏玉坤忙于自己的事业,而自己也忙于电视台的工作,应酬都不少,夫妻俩聚少离多,已经完全没有婚前那种快乐。

这几年丈夫苏玉坤醉心炒股却损失惨重,越是想成为暴发户却越是沦为破落户,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存款都被套牢,缩水过半,割肉又不舍得,不割肉天天下跌,更是如同零刀子割肉千刀万剐,心痛无比。

结婚这么久,前两年如胶似漆都没有怀上,这几年渐趋平淡到七年之痒更是连夫妻生活都寥寥无几,对于生儿育女也就不再期待,两人心照不宣接受丁克家族的现实。

平平淡淡的生活本来也是如此继续,可是今天遇到我却好像湖心投进一块石子,彻底打破湖心的平静。

“是吗,那我有多讨厌啊!”

我倏然趋近到白雅云面前,轻轻地在她耳边吹了口热气,胸前的肌肉差点挨上成熟妇人那丰满,挺拔的酥胸。

那种男人的热气透过耳道传进心里,意有些意乱,白雅云面红耳赤,心中又羞又恼道:“坏蛋,你很讨厌。”

吸着从白雅云身上传来的成熟。女人的幽香,我心中一荡,下身竟然硬了起来。想起来刚才在洗手间里的亲密接触,从来没有跟女人那样亲近,猥亵过,我很兴奋,在意识里很喜欢这样,或者说着迷。

我喃喃笑道:“白小姐,我那就再讨厌一点。”

说话时,我又将身体靠近一点,我并不是一个莽撞的人,我敢那样做,是看出白雅云并不讨厌我。

说起来白雅云也算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当年自视清高冷艳端庄,死也不肯屈从市级领导的威逼诱惑,否则以她的美貌才情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个年龄还仅仅是个主持人而已。

如今呢,白雅云正值如狼似虎的年纪,每夜独守空房,其中的寂寞苦楚谁人知道。

在电视台那个圈子中,许多女主持跟她的情况差不多,很多女人或者沦为领导们的二。奶小。三,或者私下里包。养小白脸的。在那个环境下,她的心态慢慢有一些转变,却改不了心高气傲,寻常男人根本入不她的法眼。

在看到我后,或许是我的气质,符合她心目中的对象,洗手间里的亲密接触就是最好的说明。

而对我来说,白雅云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而在美貌的基础上,这个妇人还有很有才华,很有身份,这在她美貌基础上多了诸多的光环,其魅力亦增加不少。

“唐正,你想不想学开车”白雅云慌忙躲闪着我火辣辣的目光,急忙转移话题问道。

虽然我都开车好几年了,不过我心中一喜,笑道:“想啊!薛总刚才还说要我尽快报考驾照呢!”

“好啊,那我教你吧!”说此,白雅云有些朦胧的眼眸瞟了我一眼,“我还从来没有教过人家呢,小混蛋,这一次可便宜你了!”

女人的话不能反驳,尤其是有些心慌意乱的女人,我自然不会傻傻地反驳什么,只是有腼腆的笑了笑,道:“那谢谢白小姐了。”

“唉,别叫我白小姐了,这个称呼我不喜欢。”白雅云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我和你师姐薛雨晴是好朋友,虽然我年级比她大,但一直叫她薛姐,在年纪上,我当你姐姐绰绰有余了,不然,你叫我姐吧!”

“不,不妥,不妥。”

叫你姐了,以后可还怎么搞你啊

“怎么了,你不愿意啊”白雅云瞪着一双眼,略微不悦地看着我。

“不是,不是。”我看着白雅云,笑着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叫你做姐的话,岂不将你叫老了这大大的不妥啊”

“人家本来就是一个老太婆了嘛。”嘴上虽是那样说,但对于我的说话,她还是颇为高兴的。

我急忙道:“不,不,你一点都不老的,很年轻的,风韵迷人,成熟娇艳。”

“咯咯,你这混蛋,就在那忽悠吧。”看我那焦急的样子,白雅云心中颇为高兴,不过嘴上却是一点也不相信的样子。

“我没有忽悠你啊,真的,我最喜欢……”说此,我发现不妥忙住嘴不说。

白雅云看起来虽有些心慌意乱,但脑袋却非常清醒,我的话一说出口,马上给她捉到其中的要点,追问道:“小混蛋,你最喜欢什么啊”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