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古怪

2019-10-15 05:52:02

色即是空

只是按着按着,剧情好像有点不对劲,因为陈雪宜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唐正,你的按摩手法哪学来的”

“唐正,你的手怎么这么热啊,怎么感觉还有热流麻酥酥的流到我身上啊”

“你是不是出自什么武林世家的陈慧能有你这个男朋友,真是幸运死了,每天下班回家让你按按摩什么的。”

“嘻嘻,唐正,老实交代,在没和我们家陈慧好之前,你是不是靠这个泡妞的吧”

我满头大汗,一脑门黑线,不是累的,是给郁闷憋屈的,想不到堂堂一个国际顶级空姐,成熟抚媚风情万种芳华绝代的陈雪宜,居然私下里还是个好奇宝宝,哪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问题啊

越问越离谱,种种匪夷所思的问题让我一个头两个大。

既然嘴上说不过,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加大暗劲功力,一把抓起硕大饱满滑不溜手的白棉花一般的臀肉隔着裙子大力揉捏按摩起来,陈雪宜立马闭了嘴,暗暗满面红潮,闭眼舒服得轻轻低哼起来,细弱蚊鸣,轻若萧管。

不得不说,这手感实在太好了,太滑太柔若无骨了,先画着圈由外至内一层层打着转,再对那饱满翘的天高的臀峰大力按压,然后两个拇指并排交错的在深幽敏感的臀缝里做着摩擦臀交的动作。

暗劲此时全聚集拇指处,一股股热流朝下倾斜而去,让身下的玉人眼波迷离,睫毛微颤,性感的全屏图不由自主微微撅起,好让侄女的男朋友粗糙的拇指更深入一点。

陈雪宜其实心里羞得要死,这么敏感的地方被按到,但是现在是我帮她疗伤,她还在这胡思乱想,想到先前那犹如神效一般的效果,真的很神奇。

更何况,这种温馨体贴的感觉陈雪宜一生之中几乎从没有体会到过,而且因为是一个没有成婚的女人,不得不在外人前面树立自己知性完美坚强的形象,这种没完没了的日子,让陈雪宜身心俱疲,真的好累。

终于能放松一会了,就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会吧,这种感觉,虽然好羞人,但是,真的好舒服。

一层层一波波温暖的浪潮把陈雪宜吞没,从脚底淹没过头,又像泥潭沼泽流沙一样,把她逐渐陷下去,但奇怪的是自己一点都不想挣扎。

沉就沉吧,至少,让自己好好放松享受一会儿。

我专心致志的按摩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胯下的鼓包越鼓越大,动作也随之越来越狂。野粗放,透露着野性的气息,空气里也弥漫着浓浓的荷尔蒙气息。

左右两手顺时针一手一个抓着完全握不过来的硕大臀肉旋转着,不时有意无意用关节从后菊处擦过,引来身下的美女一阵颤抖,下身处我还不敢碰,那就找其他地方补偿,大腿和腹股沟表层被我重点关照,勾挑揉捏起来。

陈雪宜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却是如假包换未经人事的处子,如何经得起这种高明的撩拨。

她的眼神变得越来越迷离,已经不太想说话,小腹里一团火渐渐升起,从尾椎骨一直烧到大脑,热,麻,酥,难受,翘臀被我按摩得越来越奇怪起来。

现在,陈雪宜有点害怕,突然自己脑海里起了要我大力揉捏她翘臀才能彻底止痒的下流念头。

尽管她自己觉得有些恶心,可是,她心底深处隐隐又有点期盼,如果我再使劲点,按得再重点,就不会这么痒了吧,或许,会让她心里这团火彻底烧起来,烧到最猛烈,烧光一切,然后熄灭。

丰满浑圆的硕臀不安分的微微扭来扭去,显示着其主人心情的不平静,我重重按下去,可却仍然绵软得像没找到骨头,粗鲁与技巧的完美结合让陈雪宜身心俱醉,身体越来越烫,小腹越来越热,小内内甚至都有点水花泛起。

心里只觉得那双手有魔力似地,按得难以自持,心底下大声呼喊着,重点,再重点,再使劲啊。

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宣泄这种没由来的的烦躁与宁静交织而成的复杂思绪。

我按了好一会儿后,松了口气,道:“好了,小姑,先到这里,你好好休息调养五分钟,我洗洗手再继续最后的按摩!”

“什么,就好……哦哦五分钟是吧我知道了,唐正,小姑谢谢你了!”

陈雪宜先是一惊,随口而出,刚说两个字就醒悟过来,呐呐地说道,往日的冷静睿智也不知忘到哪里去。

看着我走进洗手间的背影,陈雪宜神色复杂的咬着一缕青丝,眼波迷离,双颌晕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小腹那团火却越烧越热,久久不能降温,额角都是细细的汗珠,不耐烦地在床上扭了起来。

“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太舒服了,真想一辈子这样……这个唐正讨厌死了……还要等五分钟……”

而陈雪宜也无聊的趴在床上,我突然停下的按摩,她反倒觉得孤单的很,刚刚被侄女的男朋友按出了一身的火,让自己难受了好一阵子,心里又是恨又是期盼。

期盼五分钟后再享受一次那销魂蚀骨的痛快滋味,要是每天能这样按摩上一阵那日子是何等美好啊。

我在洗手间心中微微有些矛盾,我刚才在给陈雪宜按摩的时候,心里虽然一直压抑着情欲,但在这样一个绝色美人面前,谁有能够忍得住呢

来到洗手间之后,我意外的发现自己胯下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比钢铁还要坚硬,高高撑在裤裆里,仿佛一个小帐篷似的。

而且更要命的是,等一下我不得不给还要去给陈雪宜这个成熟大美人儿疗伤按摩。

一想到这个我就有些头大,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陈雪宜的万种风情,艳骨天生简直是让人酥到骨子里,那等妩媚成熟妖艳中带着一丝清纯调皮的面容让任何男人都没有抵抗能力。

我真怕接下来自己会蠢蠢欲动,难以把持得住。

因为想到陈慧瑶瑶的关系,所以我对待陈雪宜,依然不敢越雷池一步。

后面的按摩简直往事不堪回首,陈雪宜那骨子里隐含的媚骨绽放出越来越灿烂的花朵,不经意间的一个微笑一个手势一个扭腰一句话语,都让我难以自持,下面肿得要裂裤而出,压都压不住。

更何况在按摩中,我的疗伤法效果似乎越来越好,每次都把陈雪宜揉弄的先是一团面团,在完事后又变成一滩水一般,娇喘怯怯,鼻息咻咻,口齿含香,空气中都弥漫着好闻的水莲花般的娇羞暗香。

要知道,像陈雪宜这么一个熟透了只等人采摘的大美人,一旦动情,那可是诱人之极的,更何况,此时此景就连佛祖也起凡心。

想到每次完事收功时陈雪宜那咬着一缕青丝红艳艳浮起醉人晕红的娇颜,那双无限风情说不出似嗔似喜似有万般话语的桃花秋水眼,和极力压抑着微微喘息的胸脯,两个大白鸽一起一伏的美好胸型。

我总感觉陈雪宜似乎有话要说,但却又欲语还休的娇俏模样,和似乎强力忍耐压制住的愈加粗重急促的鼻息,都让我心摇神荡,直不知今昔几何。

反正已经见面了,所以我也不敢在这里多待下去,否则保不准我真的就会把陈雪宜这个大美人儿,给当场就上了!

陈雪宜的房间,书桌上一个白玉净瓶里插着一枝桂花,香气袭人,旁边摆着几部各种和几本陈雪宜珍藏的书籍,到怎么看都像是古代才女的闺房,而且,陈雪宜本身就是才女,昨晚陈慧可是给我说了很多关于陈雪宜的事情,让我对这位美女也有了些了解。

缓了一会儿,才把心里的那股邪念压下去,也不知道今天来得对不对,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我深吸一口气,才跟陈雪宜道:

“小姑,咱们继续吧!”

“嗯。”陈雪宜轻轻应了一声,接着道:“我放点音乐吧。”

“好。”我点点头。

很快,陈雪宜就拿出手机放了一首歌剧。

活泼跳脱的旋律清新悦耳,直率神秘,随着这节拍,我的心忍不住微微活泛起来,手掌上揉捏的更用力,有力的按摩让趴在床上的陈雪宜舒服得哼哼起来。

然后又随着节拍旋律,附和着唱了起来,率性自由,热情洋溢,本来从不听歌剧的我此刻却发自内心的爱上这种旋律,这种氛围。

这连续的按摩,着实有神效,陈雪宜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现在蹦蹦跳跳大体完全没有问题,再也没有酸痛感,不过考虑到排除隐患,以及那身心俱爽的按摩享受,心里就暗自希望多持续一会,这等按摩手法,可不是寻常按摩院里能享受到的呢。

一想到这里,就回忆起刚才那种死去活来的销魂感觉,每次似乎都差了一点,弄得全身灼热灼热的,又麻又痒,在床上滚来滚去,翻过来转过去的,唯有盼望着下一次更加激烈的按摩,方能在那时止痒。

只不过按完时候,似乎又更痒了,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算上瘾啊

想到这里,陈雪宜不禁羞得要死,双手捂着脸也不开口唱歌,红着俏脸不知道想些什么,一会儿又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弄得正在按摩小腿的我莫名奇妙,暗道女人果然是越漂亮的越古怪。

在美妙的旋律中,我身心俱醉,这次按摩也愈加出力,前前后后忙上忙下,手臂,香肩,小腿,大腿,背部,柳腰,以及,美臀。

手法经过刚才的操作更加得熟练老道,在刚才的捏肩膀时就弄得陈雪宜儿哼哼唧唧,摇头晃脑,然后一路下滑,从背脊到腰眼,每一块肌肉都按到,每一个穴位都揉遍,手法繁复。

或勾或捏或挑或压或弹或揉,时轻时重,忽快忽慢,一层层逐层递进,画着圈儿按摩着。

在房间中陈雪宜穿的比较轻薄随意,一件丝绸睡衣遮不住里面曲线玲珑前凸后翘的动人娇躯,我磨蹭着按压着,触手顺滑无比,心情也随之滑到天边去。

在那美背上停留好久,我格外用心的画着由小及大的圈圈按摩着,双手交替画着弧线,双掌发热,热力透衣而入,一层层如春蚕吐司结茧一般将陈雪宜包围,越结越厚越缠越多。

陈雪宜只觉得身体随着背上的双掌将身体烧的逐渐滚烫灼热,烧得全身舒爽无比,爽入骨髓,嘴里的哼哼是再也忍不住了。

听着下边大美人儿的低低喘息,我的武器猛地敬礼。

眼看背部按得差不多了,又一路下移,按起腰眼来,这一下下或轻或重的按摩似乎效果更大,下面的玉人娇躯都微微颤抖,以极小的幅度轻微抖动起来,喘息也渐渐急促起来,看来越靠近敏感区反应就越大。

揉弄十余分钟后,终于再次摸上这个圆翘的美臀,虽然每次都摸过,但每次都难分难舍,百揉不厌,这个棉花糖一样柔软的丰腻肥臀真是极品,和陈慧她们各有千秋。

但雪宜的美臀不但大且圆,而且柔软至极,光洁滑腻,就像这身丝绸般滑不留手。

两只粗手放肆的放在陈雪宜两片硕大浑圆的臀瓣上,一手一片开始大力按压摩擦起来,或者按压下去压得愈加硕大,或者拉起臀肉,或者揉着捏着,或者画着圆圈朝上推着,热烈奔放。

正如正在放的这首歌的旋律一般,灵动无比,撩人心弦。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第40章 金城酒店

第40章金城酒店04-2219:03发布|2070字|开启自动订阅“啊,小舟,别!”秦芸雨呻吟一声,大脑一阵麻木,一只空闲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李小舟的腰上,另一只手抓住李小舟的肉蟒

第76章朦胧

李芸熙朦朦胧胧的眼睛,感觉头很痛很痛,可当看清眼前的环境时一下子就清醒了,是被吓清醒的。房内的那盏热赤灯蜡黄蜡黄的,摇摇晃晃,像是催眠师手里的吊坠,是个房间,不,更像

第167章 不会辜负

陈瑶有些紧张,红着脸,也不讲话,只是目光时不时的朝着我这边瞄来。因为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来,显然是有砸场子的意思了,场面上的气氛也有些尴尬起来。表姐笑眯眯的看着

第495章卧房

杨羽把秦茗背进了卧房,任秦茗如何打击,均是不管,扔到了床上,得意洋洋。这架势,那跟西门庆还泼为相似。你跑啊,跑哪去?装上瘾了是吧?我不把你弄得欲火焚身,我就不是村长!杨羽

第638章恐怖偷窥

杨羽有些哭笑不得,这种桃花运来得也太奇葩了吧。你不怕你老公知道?面对这样温柔美丽的女人的诱惑,杨羽心里确实有些按耐不住,对于刘寡妇他本来也不讨厌。那是你要想办

第162章 亲丈夫

没一会儿,她居然从我身上起开,然后娇媚的看了我一眼,脑袋埋在我的两腿之间,一张嘴,竟然含起我的大兄弟,粗壮的笑道塞得她的樱唇小嘴满满的。首发小说粉她开始用香舌舔着

第141章 要命的误会

酒店的服务员看到我提着这一大包的卫生巾,直接一脸的愕然。不过我现在没心思去搭理她。我记得以前表姐来的时候,都会疼得在床上翻来翻去的,也不知道陈慧是不是也是这

第118章 生命威胁

前一秒吴豪杰还像可怜之人,后一秒吴豪杰却变成了凶恶之徒。这样的转变让乔静吓得脸色煞白,所以她急忙往后退。可人力资源部就一个门,门又被吴豪杰给锁上了,她能怎么办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