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爱你一辈子

2019-10-15 05:48:58

色即是空

我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吧,我真的怕你把我给吃了呢,可不能栽到你这个妖精手里。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xiaoshuofen.com/”

薛雨晴咯咯直笑,笑得花枝乱颤,她没注意到的是,在自己笑的时候,胸前的两座柔软山峰上下颤动着,那波浪状的弧线十分的诱人。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回想起这个女人之前和自己在舞池大跳钢管舞的时候,那一次次的身体接触,和那偶尔间乍泄的惊艳春。光,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这个女人真是个极品尤物,我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呆下去的话真的说不定会控制不住心中的魔鬼,把这个女人就地推倒解决生理需求。

我刚才已经决定了,尽量不要再去沾染别的女人,毕竟女人这种动物,一旦沾上了,就像毒。品一样,很难戒得掉。

“说真的,你要不要上楼坐下喝杯茶休息一下而且你也知道我楼上那张大床,如果你想留下来过夜也是没有问题的。”

和这个女妖精单独过夜

我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不禁有种流鼻血的冲动,舔了舔嘴唇,内心各种纠结,思考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自己要保持清醒的判断力和清醒的头脑,不能把薛雨晴给推了。

“师姐,还是不要了,我……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你早点休息啊。”

我说了一声,就急忙从薛雨晴的跟前消失,要不然真怕我待会儿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

回到屋里,我发现陈慧还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忙活着,不由心疼的道:“下班了还要这么忙啊”

“差不多了。”陈慧抬头看了我一眼:“回来了那我先去洗澡了。”

“一起吧。”我刚才被薛雨晴挑逗得浑身是火,紧随着陈慧的脚步也走进了浴室。

“坏蛋,你……你要做什么”陈慧羞得满面通红,双手想要把我推出去:“快点出去!”

我嘿嘿一笑三两下就把自己脱得干干净净,径自放开浴池里面的水阀,仰身躺在浴池里面:“老婆,好久没有跟你一起洗过澡了,今晚上我服侍你洗澡好不好”

我双眸不住的在陈慧穿着白色丝质睡裙的身体上逡巡。

“大坏蛋……”陈慧娇嗔的看了我仰躺在浴缸里面无耻的模样,不过没有拒绝,犹豫了一会儿,也脱下自己的衣服,跟我一起并排着躺在浴缸里面。

我一把抱着陈慧的娇躯,仰靠在浴缸的边缘,抚摸着她的光滑玉背,把唇贴在她的耳边:“老婆,我想你了,待会儿帮你擦背好不好”。

“大坏蛋,就知道作弄人家……”陈慧狠狠瞪了我一眼:“真是拿你这个家伙没有办法了,我以前这么没发现你会是这个样子呢。”

“以前是以前,现在的你可是我的女人。”

我嘿嘿一笑,将陈慧的娇躯抱得更紧,吻着她雪白如玉的脖颈,陈慧安心的躺在我的身上,手指轻抚我的大腿,我也轻轻的抚摸她微热的玉背。

看着陈慧脸上显出娇羞的模样,玉腿修长,天香国色般的娇颜上泛着害羞的笑容,让我蠢蠢欲动起来:“老婆,我想你了,很想很想你。”

“大坏蛋,要是再作恶,看我剪了它!”陈慧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还是伸手抚摸着我的火炮,一会儿,站起身来将双腿跨在我的火炮上,她伸手握着去的火炮:“大坏蛋……人家想要了……”

说着,就一手左右分开她沾满黏液的花唇,让我清楚的看见她花径里美丽浅粉红色的嫩肉璧,更看到妈花径里一股股湿黏的液体,正从里面像挤出来似的溢着。

陈慧把我的火炮对准了她花径裂缝处后,稍微的向前推屁股坐了下来,几乎再没有任何滞涩的状态下,我的火炮就像被吸进似的插进花径里。

陈慧扶着我的肩膀,屁股开始前后慢慢的挺动着:“老公……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她的脸上却露出复杂的表情,一会像是很痛般的紧锁眉头,一会又像是满足般的吐着气。

我低着头看着水中火炮和陈慧花径的结合处,只见自己那根火炮被她的花径慢慢的吞吃了进去,看着自己的火炮将花唇给撑开,然后慢慢的插进花径里,刺激的我浑身一阵兴奋!

我可以感受到陈慧花径里的嫩肉紧紧抱裹着我的火炮的奇妙感觉,好紧好窄,又是非常舒服的感觉。

陈慧把我的火炮插进她的花径后,只见她一脸满足的满足,小嘴里也舒畅的哼着:“喔……老公……”

一边哼着,一边把她的大腿分得更大更开,慢慢的又推前将我的火炮深深插进她的花径里,看她那副陶醉晕然的样子,我知道自己的火炮体给了她极为舒适的感觉,因为我感受到陈慧的花径里的嫩肉正像欢欣鼓舞般的缓慢韵律的收缩蠕动。

而花汁也不断的随着火炮的插入从花径里出来,溶解在浴池中,更使陈慧原来颤动着的身子更是抖得很厉害:“老公我服侍得你好不好”

只见她用力的一坐,把我的火炮整根插入她的花径花径里,她才满足的轻吁了一口气。

不过陈慧现在还是没能放得开,不会喊出任何刺激的叫。床声和娇喘声,可这却又给我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来。

当我的火炮整根全插进后,陈慧就双撑着我的胸,开始努力的前后挺着屁股,上下套弄,左右摇晃着,她长发散乱披肩,有些发丝飘到粉颊边被香汗黏住,娇靥上的表情像是无限畅快,又像骚痒难忍似的微微皱着秀眉。

陈慧现在这幅含春的浪态是我做梦都不敢想像的,如今却出现在她的脸上,而且是她主动的干着我,一想到这,更使得我的火炮涨得更粗长的顶在她的小花径里。

“老公……我……我现在在上你……”

听着她肆无忌惮的浪叫着,我感到自己的火炮被她的花径夹得紧紧的,让我全身就像被一股一股舒适的电流通过似的,尤其一想到我们之间的身份,让我更加的兴奋:“老婆……你今晚怎么这么浪了……”

“还不是你这个大坏蛋害的……”陈慧随着浴缸里的水波摆荡,一上一下的套弄,不时的闭上眼睛,享受这种主动的快感,她像是彻底解放似的,而我也顺着水波的摆动,上下的配合陈慧的套弄往上顶着自己的火炮。

“老公,你爽不爽……”

“好爽……老婆……我越来越爱你了。”我仰躺着不断的狠狠往上顶着自己的火炮,深深的插进她的花径深处。

随着前后的挺动,她那对坚挺饱满的酥胸也跟着晃动起来,让我忍不住的伸出双手抚揉着,把正在套弄得全身酸麻酥痒的陈慧爽的浪叫着:“的亲老公……嗯嗯……”

陈慧不时的猛力挺着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弄着,隔几下又磨转了一阵子,再继续快速的挺动肥臀,让火炮在她花径里进进出出的干弄着,有时她更浪荡的下低头看着我的火炮在她花径里进出的盛况。

“老公我……我要死了……”

身为女人的本能,陈慧今天全被我的火炮给引发出来,满脸欢愉的迎合着我的火炮猛烈摇晃着她的屁股,花汁更像洪水般的流到浴缸中。

听着陈慧急促的喘息声和娇吟的浪叫声里,有如天籁般令我兴奋不已,尤是看着自己粗长的火炮在窄紧花径里插着,那种快感是任何感觉所无法相比的。

看着陈慧原本清纯美艳脸,如今却呈现浪荡的满足模样,再加上她的花径紧夹的快感和不时喷洒在我枪头的灼热花汁,爽得我的火炮涨得更硬更粗,我抱着她拚命的往上直挺屁股。

“啊……老公……老公……”

陈慧就像临死之前的猛力挣扎着,她自己在我身上套弄得上气接不着下气,花径里的嫩肉一阵阵的紧缩猛咬着我的火炮,又冲出一股股热烫烫的花汁。

陈慧现在正值食髓知味的阶段,如今被我的火炮插的欲情暴发,花汁一阵阵的直冲我的枪头上,娇躯也随着高朝的爽快感而颤抖的倒在我身上,一股股的花汁涨满了花径,并沿着我的火炮滴到浴池中,差点让我忍受不了。

一会后,我见陈慧已经泄得娇软无力了,于是我连忙扶她下来,让她像个大字仰躺在浴池中,看着眼前的着雪白细嫩的肌肤高挺丰满柔软的酥胸,以及现在发硬的小蓓蕾,看得我欲焰高张,火炮更是膨胀到极点。

我忍不住趴到陈慧的身上,用手不停在的她的双峰,同时也在她耳垂上轻轻舔舐。

让陈慧又发出欢喜的哼声,同时自动的敞开双腿,伸手握着我的火炮,拉抵她花汁潺潺的花径口,用我发涨的火炮在她湿润润的花唇上揉动着:“嗯……痒死我了……老公,我里面好痒……”

在我的枪头撩动之下,陈慧的花汁已泛滥成了一条小溪流,我知道陈慧相当渴望自己的火炮赶快插进她的花径,滋润她的花径,但我还不忙着把火炮插进陈慧的花径,只是用手在她花径抚揉着小玉豆。

“老公……我受不了啦……快……求求你……快嘛……嗯……”

女人的原始欲火让陈慧春情荡然,娇靥通红的她急着想要把去的火炮插进她的花径里,看着她那骚浪透骨的媚态,婉啭娇吟的浪声,我已经被她浪媚的诱惑刺激得欲火腾烧,跨下的火炮暴涨得又粗又硬。

我用枪头又上上下下磨擦湿黏的花唇,轻轻的摩擦几下后,就把枪头对准花径,然后向前一挺,火炮就慢慢的插入花径里面,接着我猛力的一插。

“噗滋”一声,我整根粗壮硕硬的火炮,顺着陈慧流得到处都是的花汁,很顺利的就插入进去。

我已经把陈慧的身体当作一个能发泄自己欲火的地方,刺激得我疯狂的用着火炮攻击的花径,手也用力的揉捏着她的酥胸,摸弄着她那浑圆丰肥的屁股。

陈慧狭窄紧凑的花径,将我的火炮夹得麻痒痒十分舒爽,尤其是花径里的嫩肉越插越缩,烫热如火,真是令我舒爽不已,更让我爽的使劲的一阵炮轰,在枪头顶到花心后,我就在她的花心上揉弄了几下,又抽到入口磨来磨去,然后又使劲的狠狠干入,直顶她的花心。

尽管向来冰冷的陈慧还是被我的火炮干得热情如火,恣情纵欢,整个丰满的屁股像筛子一样摇个不停,温湿的花径也一紧一松的吸咬着我的枪头,花汁更一阵阵的流个不停:“老公……我要你爱我一辈子……”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