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就是想吻你

2019-10-15 05:54:26

色即是空

就在此时,她突然停下来,水雾雾的双眸就这么看着我,我不禁愣了下:“怎么了”

我看到陈慧俏脸两颊发红,就连耳朵根也是一片通红,一直红到她原本白皙的脖颈。

“唐正……”她轻轻咬了咬嘴唇,这才小声的道:“我……我总感觉我对不起瑶瑶……毕竟你们……”

她不说到瑶瑶还好,一说到瑶瑶我也感觉很不自在。

如果我现在说,瑶瑶又不知道,不如我们继续,想必陈慧一定会甩给我一个耳光。

尽管我胯下的大兄弟还是难受无比,但现在却不合适再进行推倒陈慧的事情,因为我自己都没办法过我的那关。

哪怕时候可能会后悔今天没有推倒陈慧,也好过事后给陈慧带来什么麻烦。

我轻轻搂着她的身子,柔声道:“那我就抱着你,就这样抱着你。”

“嗯……”陈慧轻轻点头,把手从我的裤裆里拿出来,然后也搂着我,我们就这样躺在地上,相互拥抱着。

过了一会儿,陈慧才说道:“唐正,谢谢你。”

“谢我”我愣了下:“谢我什么”

“谢谢你这么待我,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的陪伴。”陈慧把脑袋埋在我的胸口,柔声说道:“我不知道这辈子会有多长,也不知道这辈子还会不会有别的男人走进我心里,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两天的事情。”

我一头搂着她的腰肢,一手抚摸她的秀发,笑着道:“我也不会忘记这几天的经历。”

我们都刻意没有提起瑶瑶,虽然刚才陈慧说到瑶瑶,不过还只是一笔带过。

在外面,我是瑶瑶的男朋友,她是瑶瑶的姐姐,两个不可能有任何亲密关系的人,但在这个没有人烟的荒岛上,我们只是单身的男女。

陈慧的双手轻轻抚摸着我粗壮的胳膊,轻轻一抖小手滑到我高高鼓起的胸口。

瞬间一股热流涌来,顺着接触的肌肤传遍我的全身。

这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美妙,看到陈慧鼻尖渗出细密的汗滴,尽管没有喝酒,但我整个人已经陶醉了。

她就势把脑袋枕在我的肩膀上,轻轻呢喃着道:“唐正,你知道吗虽然这两人感觉很惊险,可是跟在你身边,我却有着从未都有过的踏实感,就像小时候和我妈妈在一起的那种踏实感,我知道不管怎么样,你都不会扔下我不管的对吗哪怕是我再怎么矫情,怎么大小姐脾气。”

我没想到居然还会给她这么一种感觉,不过她最后那句话说对了,现在我们还真的算是患难之交,生死与共。

“不抛弃不放弃。”我轻声在她的耳边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想办法带你从这里出去的。”

“出去……”陈慧轻轻念了一遍,却没有再说下去,脑袋依旧枕在我的肩膀上。

看着她晶亮的美眸,我忍不住把脑袋放到她的发间。

边用手摩擦着她晕红的俏脸,边细细的品味着这清香的味道,就这样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两人默不作声的享受着宁静的感觉。

我不知道出去之后会是怎么样的,但现在至少这一刻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

我甚至不知道后面的人会不会追上来,但我不想谁来破坏掉现在的气氛。

可让我感到有些尴尬的是,胯下的大兄弟依旧坚硬的挺着,都把裤子顶出好大一顶帐篷出来。

尽管我在心里一直默念着让它下去,但美人在怀,我又不是太监,大兄弟的反应还不是一般的勇猛。

陈慧突然抬起脑袋来,双眸直直的看着我,我不禁疑惑的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她摇摇头,然后猛地抱住我,小嘴朝着我有些干裂的嘴唇就贴上来,瞬间封住我的嘴唇,我没想到她冰冷的外面下居然会有这么一个热情洋溢的心。

虽然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但每次给我的感觉都是不一样,这种略带着清香的味道让我迷醉。

不过吻了一下后,她就松开我,羞赧的道:“没出什么事情,我就是想吻你而已。”

“傻瓜!”我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感到,将她的身子再次搂紧。

我知道,如果我想要推进的话,她一定不会拒绝的,只是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了,会有什么后果,我还真不知道,更不敢去设想。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陈慧一定不会告诉瑶瑶的,只会把这件事埋在心里。

尽管我此时真的异常的需要,但我没有勇气去推倒陈慧,接吻都已经是超出我们现在的关系了,更何况她之前还为我做了那种事情。

我搂着她的身子,轻声道:“休息下,我们接着干活,尽量的靠海边一点,这样我们获救或者是自救的机会就比较大。”

“我睡不着,我就想抱着你。”陈慧看着我的眼睛,轻声道:“唐正,你说要是我醒来,会不会发现你丢下我一个人走了”

“怎么会”我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把你带出去的,而且我们又不是在什么大洋之中,海对面就是汕海,哪怕是划着筏子,都会把你安全送回去的。”

“我相信你说的。”陈慧轻轻点头,然后在我的胸口上蹭了蹭:“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相信。”

现在的关系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如果出去之后,我们是否还能像现在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也根本不敢去想。

陈慧显然是累坏了,在我的怀里躺了一会儿,就传来轻微的打鼾声,俏脸上依旧红扑扑的,太阳从我们头顶树叶间的缝隙晒进来,不是很热,正好照在她的俏脸上,连细细的绒毛都能看到。

她昨晚都没怎么睡好,今天一大早又赶了这么远的路,显然是已经累坏了。

看到她睡得香甜,我并没有叫她,而是将自己的胳膊轻轻抽出来,然后找个东西给她垫着。

见到她没有醒来,这才放心下来。

现在要确定的是,那几个人有没有追上来,或者是潜伏躲在暗中,这些必须要先想到的事情。

我可不想二十四小时都绷紧神经,就算我吃得消,陈慧也未必能吃得消,到时候人都会崩溃的。

我想了下,决定先上树去看看情况,正好我们边上就有一颗很高很大的大树,足以将我们眼前这一大片的山谷都能看到,而且还能看到海面上。

只是我在树上看了十几分钟,也没看到海面上有船经过,也没看到有人在山谷里走动,想必是以为我们逃走了吧。

虽然现在的困难不小,但我觉得还是能带着陈慧安全从这里出去,哪怕是做筏子应该都能游出去。

从树上下来后,见到陈慧依旧还在熟睡,我没有叫醒她,想着出去采了点吃的水果。

结果居然让我遇到了几只被困在几个很破旧的陷阱里,虽然那陷阱很久,像是好几年前的产物一样,但是布置陷阱的人用的材料都能精密,那捕兽夹的机关居然还能用。

这倒是让我喜出望外,不幸之中的大幸吧。

看来之前应该是有人来过这座小岛上捕猎,只是现在估计都没什么人来了,因为这么久,都没看到什么人烟。

要不是我昨晚把那几个匪徒的包摸来,估计我和陈慧两个人都要吃生的。

我将那几只大鸟拧断脖子,然后又从将那几个捕兽夹带上,到时候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又沿途采了一些水果,这才回去。

离刚才我们休息的地方只有几十米时,我突然听到陈慧惊慌失措的声音,而且还是带着哭腔:“唐正……唐正……”

我吓了一跳,难道是那几个匪徒追上来了。

吓得我急忙跑过去,几十米距离愣是几秒钟就跑过去。

不过一过去,并没有看到那几个匪徒的踪迹,倒是看到陈慧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的转着,而且还带着无法掩饰的啜泣声。

她这怎么还哭上了。

我一头雾水的过去:“怎么了”

一听到我的声音,陈慧急忙转身过来,我看到她双眸通红,而且眼泪还在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掉下来。

要不是亲眼看到,我真无法相信那个看上去极为坚强的陈慧会哭成这个样子。

没等我问清楚,她哇的一声就扑到我的怀里来,双手紧紧抱着我,脑袋贴在我的胸口上,放声大哭起来:“你这个混蛋,你去了哪里,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不是说的不抛弃不放弃吗,你干嘛要让我一个人在这里”

她哭得很凄凉,声音带着撕心裂肺般的痛感,听得我心里都不禁为此一颤。

急忙将手里的东西丢下,然后抱着她,轻声道:“我刚才看到你睡得香甜,所以就没有叫你,我出去找了些吃的,没丢下你,乖,不要哭了好不好”

可没想到陈慧就像是个小女生一样:“我就要哭,叫你不叫醒我,我就要哭给你看。”

她这小女儿般的举止让我真不知道怎么办好,而且还感到一点点的好笑,但更多的是那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就像是一种责任感。

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止住哭泣。把脸在我胸前狠狠擦了一遍,然后咬着嘴唇道:“下次你要是这么一个人悄悄的出去,我就会很生气,到时候我也藏起来,叫你找不到。”

“好啦,我答应你,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伸手将她脸上的泪痕擦拭掉,接着道:“我捡到几只鸟,待会儿给你烤着吃,你要吃腿还是要吃翅膀”

“腿。”陈慧虽然眼眶还是红红的,不过总算是止住了哭泣,接着说道:“我要吃两个。”

“好,待会儿给你吃腿。”

说着,我将东西收拾,道:“走,我们下到峡谷下面,然后休息一下,沿着那条小河下去就能到海边。”

“嗯。”陈慧点点头,紧接着道:“不过你要是要去哪必须要和我说,要不然……”

看着她现在的这个样子,我忍不住笑着道:“要不然你就怎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