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好闻吗

2019-10-15 05:46:33

色即是空

王琴兴奋的连连点头,媚眼里的春水更是差点都把我给融化了。「^首~发」

我干脆她的身子侧放,将她的一条腿向上抬得几乎成九十度,然后从她的侧面攻入。

这个姿势可以插入得很深,也可以让我们能更快的进入到那种状态里。

果然,大兄弟刚攻入阵地,她就忍不住娇吟一声,胸脯一挺,头也向后仰去,身子成了一个倒弓形。

我抱着她的腿,猛烈地频频把大兄弟往里面抽送。

“好人……你好会艹,你操的姐姐舒服死了……”她娇吟连连着,娇躯跟着扭动不停,娇首左右舞动,似乎不堪忍受。

这浪言浪语听得我的欲火再也控制不住,如火山一样喷出出来。

我抽出一只手,握住一座山峰捏揉,不过胯下的大兄弟也没有停下来,而是依旧猛烈的进攻着。

在我这大开大合的进攻下,她的娇喘声逐渐变大,小嘴张大,就好像是喘不过气来。

我忍不住停了下来,刚想询问她。

没想到她又回过神来,边剧烈喘气边断断续续地说:“不……不要停……我还要大力些……快一些……好弟弟,今晚你就把姐姐艹死了吧,姐姐好舒服,好想要……”

“姐姐,你这么好的女人,我哪里舍得把你操死了”我哈哈一笑道:“要是把你操死了,我上哪里再去找个像你这样的女人”

“姐的亲亲丈夫……”王琴双手紧紧抓着床单,眼睛也没有睁开,就这样浪叫着道:“姐还想要……你再快点嘛……”

“别急,这就来了……”

我干脆又换了一个动作,将她的身子放平,然后将两条玉腿架在我的两肩上,大力地冲剌着,如打桩机一样,每次都深深的攻入她的花心里去。

我就好像是不知道疲惫一样,只知道一味的猛干着。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剧烈运动,我们二人同时达到巅峰。

王琴如醉如痴,像一滩烂泥瘫在床上,秀目紧闭,樱唇微微开合着,莺啼燕喃般轻轻说着什么。

如一棵干枯的小苗得到了一场甘露的滋润,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

我从床头拿出湿巾,细心的在她布满淋漓汗水的身上轻轻擦拭,同时又在那雪白红嫩的柔肌玉肤上抚摸几遍。

王琴躺在床上,动也不动一下,大概是被刚才激烈的战争弄得没了力气。

我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吻着她的嫩脸和红唇:“姐,还满意吗”

“姐好累……好舒服……”王琴轻轻呢喃一声,然后枕着我的胳膊,眼睛紧紧闭上,就这样香甜地睡着了。

而我也累得不成人样,看着身边这无限满足的王琴,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来,那就是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第。

“宝贝,晚安。”

我在王琴的耳边轻声呢喃了一句,然后搂着她的身子也跟着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累的原因,没想到我居然一下子就睡到了天大亮。

早上起来后,一睁开眼睛,发现身边居然没有了王琴的踪迹,不过空气里似乎还残留着我们昨夜激励战斗的那种荷尔蒙的味道。

而我现在身上也没有穿着衣服,就这么赤果果的躺在床上,身下的大兄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些发硬,我刚伸了个懒腰,脑袋里突然一炸,坏了,表姐今晚要回来,我还是先赶紧起来,然后把床单这些都给收拾好吧。

我没敢在继续耽误,急忙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就抱着身下的床单出来。

毕竟表姐的鼻子可是很灵的,要是真被她发现了什么,那我可就没办法解释,而且说不定表姐还会……

我才刚从房间里出来,没想到居然看到了王琴。

一看到我,她的俏脸上突然一片娇羞,轻轻唤了我一声:“阿正……”

看着王琴又没有穿着胸罩,我胯下的大兄弟居然忍不住跳了跳,我咬了咬嘴唇,把心里的火气给降了下来后,轻声道:“姐,怎么了”

“叫你一下不行吗”王琴忽而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接着鼻音酥媚的道:“昨晚你辛苦了,待会儿姐出去给你买早餐给你补补身子。”

“补身子”我不禁愣了下,我来到这里这么久了,还从来没遇到王琴出去买早餐呢,这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呆子,你现在可是姐的男人,姐当然要给你补好身子了。”王琴那水雾雾,差点把人都融化的眼睛在我身上扫了一下,然后咯咯一笑,就回到了她的房间里去。

我顿时感觉自己的体内似乎又燃起了一团火气。

这女人真是个妖精,要是每天早上起来,有这么一个妖精这般对我,这种感觉想想都觉得挺不错的……

我摇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从脑袋里赶出去,然后抱着床单之类的东西去了洗手间里。

接着就开始洗漱,并顺便将这些东西给洗了一遍。

今天这么大的太阳,应该到了晚上表姐回来的时候也差不多要干了吧。

十几分钟后,等我从洗手间里出来,就看到王琴提着早餐从外面进来。

我发现她已经换了身衣服,黑色的西服自然敞开,展现出红白相间的衬衫,同样黑色的紧身长裤,衬托出修长的腿,还踩着一双职业高跟鞋,一眼看去,就让我仿佛喝了酒一般,居然有种甜甜的滋味,使我情不自禁的浮想联翩。

“呆子……”她突然娇媚的喊了我一声:“快点来吃早餐了……”

和表姐喊的呆子不一样,王琴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带着魔力一般,一听上去就让人心里忍不住一阵躁动,想要把她摁在身下,然后狠狠的来一发。

然后我们早已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所以我倒也没有觉得什么。

我走过去,盯着她的俏脸看。

王琴的俏脸霎时有些通红,然后急急的低下头,小声的道:“呆子,你看个什么难道我的脸上长花了不成”

“姐,不是你脸上长花了,而是我发现你变得更加漂亮了。”我忍不住赞道。

现在的王琴还真不像是我初次遇到她那样,现在她整个人上下都充满了那种少妇般的诱人气质,妩媚的双目秋水荡漾,盈盈脉脉,柔嫩的肌肤毫无瑕癖。

俏脸柔嫩的快要滴出水来,特别是一张樱桃小嘴更是红艳欲滴,无比的诱惑,让人心迷意乱,想要狠狠的亲吻在她诱人的红唇上,一寸寸的亲舔她白皙柔嫩的肌肤上。

我竟不知不觉吞了吞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王琴噗嗤一笑,这小声让我不禁感觉和煦滋润如沐春风,弄得我从骨子里都酥酥麻麻的。

“呆子,快吃早餐吧……”

说着,她像是在挑逗我一般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姐这么漂亮还不是你给滋润的,呆子,要是你多滋润姐姐,姐姐保证比现在还要好看,而且只给你一个人看,好不好”

“好……”我下意识的点点头。

“好啦,你先吃早餐,姐姐先去上班了……”王琴漂亮的眸子朝我眨了眨,然后转身就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我目送着她的背影出去,心里感觉就像是燃起一团火,正一寸一寸的肆虐着我的肌肤。

我极力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努力把心里的躁动给平复下来。

要是她再晚一点出去的话,我说不定还想要再吃了她,因为我胯下的大兄弟已经僵硬得跟个铁棒似的。

我心里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然后才渐渐把这股邪火给降下来。

随后把王琴给我买来的早餐全部干掉,这才换上衣服出门。

一路上,我心里不禁暗暗想到,如果用酒来形容女人的话,表姐就是清酒,味道香甜,让人情陷其中,有如海风轻柔,有如月华如诗,有如酒香酽酽,轻轻一碰就会让我醉上一辈子。

而王琴则如白酒,醇厚而又浓烈,刚毅而又直率,尽管两者都有着水的质地,都有着火的品性,虽两者最大的相似之处,则还在于让我迷醉的这一点上,酒不醉人人自醉。

但两者的不同则是王琴如上好的白酒,醇香缠绵,后韵无穷,适量饮之不会给身体带来伤害,相反还有愉悦精神的作用。

表姐则是上好的清酒,是真正的红颜,是肝与胆的相照,琴与瑟的和鸣,是雷与电的胶着,心与脑的一拍而合,也是灵魂与灵魂的融合,灵魂与灵魂交织,那种让人一想到就会觉得很温馨很浪漫的存在。

我不知道我这辈子会喝多少的酒,但是我不会忘记清酒一般的表姐和白酒一般的王琴。

这种感觉是最为奇妙,更是最令人回味。

我把手里的烟头往车窗外面一丢,然后径直的朝着公司而去。

刚到单位里,停好车,没想到居然就遇到了陈慧。

今天她并没有穿着职业装,而是一身得体的休闲服饰,脚下踩着鱼嘴高跟鞋,细细的细跟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再加上火焰一般的指甲油,无一不在挑逗着我的神经。

一看到我,她就开口道:“你来得正好,我正好有点事想要找你。”

看她这一脸严肃的表情,我心里不禁暗道,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我跟在她的身后去了办公室里。

“你搬张凳子坐过来。”陈慧一边招呼,一边把她的笔记本打开。

我一头雾水的搬过来一张凳子坐在她的边上,一坐下来,我又闻到了那种挑逗人心的酸甜味,心情瞬间大好。

我突然有种感觉,哪怕是心情不好,只要坐在陈慧的边上,她身上带的这种香味也一定能让人的心情好转。

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你在干什么”陈慧眼睛朝我扫来,双眸变得有些冰冷:“我身上的味道好闻吗”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第530章 当被狗咬

我用手指在香泉口抹点花汁凑到她嘴前,薛雨晴乖巧地张开性感的双唇将我的手指含在口中吮吸,灵巧的舌头一圈圈地打转,我的手指在娇嫩湿润的菊菊来回摩挲着顺着浪液齐根

第277章男人

爸一天没看住你,你就出来找男人约会了。车上的苏剑说话好不客气,顺眼瞄了眼杨羽,见杨羽看起来还算端正,但又不像富家子弟的样子,顿时没了兴趣。苏副局长好,我叫杨羽,我们

第354章有劲

花语嫣的舌头很有劲,奶子也特别的大,摸起来手感也许没有小奶子那么舒服,但是要知道抓着一只奶子,会让男人更有征服的欲望。花语嫣私处的花瓣也很大,很厚实,当食指试着往

第063章 王总表态

“谢谢许主管。”听到乔静如此客气的语气,许娜都觉得有些好笑。昨天还跟她跟敌人似的,今天她说可以让乔静当代言人,乔静居然就跟她笑眯眯的。再加上乔静有在公司的卫

第34章 老旺的激情

秦芸雨被老旺抱住后,娇躯立刻瘫软的面条一样,老旺疯狂地拔下儿媳妇的睡衣,他眼前的秦芸雨只穿着胸罩及内。裤的雪白肉体。丰满雪白的胸部因白色蕾丝的胸罩撑而托出美

第321章刀疤

来人正是山哥的左右手,人称刀疤哥,他在军队里呆过,杨羽跟他过过一次招,此人很专业,当时那一腿把杨羽的肋骨都快踢断了,要不是运气好,也许那一枪已经打爆自己的头了。刀疤

第83章三晚

三日后的晚上。三妹,你不会今晚还要表哥陪你睡吧?表哥都陪你睡了三晚了。二妹和表姐都聚集在三妹芸熙的房间,二妹说着笑。自从经历了性奴的恐怖事情后,芸熙天一黑就害

第589章女警

杨羽根据潘彩儿的描述想起曾经浴女村的二长老和远洋集团的千金被恶魔上身变成腐烂丧尸的样子,这潘彩儿的母亲会不会也是这样的情况?所以杨羽必须确认一件事,那就是潘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