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受伤

2019-10-15 05:45:10

色即是空

剩下那几人全部冲到我面前来。

赵谦挥舞着手里的石头冲上来:“操你妈的,敢打老子!”

他还真是个狠角色,嘴里刚骂一句,手里的石头就已经用上了,一下砸在我跟前的的男子的身上,混战中我也没看到是砸到了哪。

这家伙猛地一声惨叫,捂着胳膊就跳到了一旁去。

“小文!你怎么了”剩余两人愣了下,然后有一人从腰间抽出一把甩刀,朝赵谦捅了过去,“妈的!老子弄死你。”

赵谦身子一低,一个转身,拼命朝前跑去,边跑边大声喊:“小唐!快跑。”

那小子捏着刀子,追了上去。

剩下一人对着我就是一阵乱砸,拳头落在身上,只是隐隐作痛,并无大妨。

不过我刚才也是喝得有些迷糊,一时间也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听到赵谦的呼喊后,我的酒意醒了三分,抬眼一看,刚才最开始被我打中鼻子和被赵谦砸伤的那小子拼命的朝着赵谦追了上来:“打死他!妈的,老子倒要看看到底是他的骨头硬还是刀子硬。”

此时赵谦已经被人围住,拿刀的那小子挥舞着手中的甩刀,拼命地往赵谦的身上捅去。

“草你妈的,敢捅老子!”

赵谦怒吼一声,死死地抱住其中一人,用力咬在了那人的耳朵上,痛得那人嗷嗷直叫。

而赵谦的衣服也被染红了,显然刚才已经捅伤了。

我愣了下,说真的,我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可是要是我现在走得话,那我和畜生没有什么分别,再加上现在喝了酒,酒精上脑,我并没有犹豫,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往前冲了过去。

一冲到捅伤赵谦的那小子后面,一石头就朝着他脑袋砸了下去:“我艹你妈的!”

“哎哟!”

这小子捂着头喊了声,脑袋上鲜血顺势喷涌而出。

不过这小子也够狠的,竟然不顾头上还流着血,挥舞着手中的刀,又朝我捅过来,我当时感觉腰部一阵火辣辣的,但是也没想那么多。

我脑袋一炸,抡着手中的石头,朝前一阵乱砸,石头砸在那家伙的脸颊上,这小子闷哼一声,脑袋左右摇晃了下,把手里的刀子一送,刚好捅在我的胳膊上,还好力度不是很大。

我顿时感觉胳膊上一阵巨痛,用力一脚踹出去,将那家伙狠狠地踹退了好几步。

“快走!警察来了。”这几个人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这四个人瞬间就如惊弓之鸟,迅速撤离现场,一会儿便不见了人影,我和赵谦无力地坐在地上。

“小唐,你怎么样了”赵谦捂着腹部,有气无力的问我。

我摇摇头:“我好像中了两刀,老赵你不要紧吧”

“还好……”赵谦应了声,不过声音却有些虚弱,本来我想打电话报警来着,不过正好警察也赶来。

一看到我们受伤坐在地上,当即就里面通知120把我们送到医院里。

我没想到出去喝个酒都能喝出伤来,这要是让表姐知道了,肯定又要数落我了。

等我们两人被送到医院,一检查,我才发现除了我的胳脖挨一刀外,腰部和后背也被各划出一道口子,难怪我说那会感觉火辣辣的呢。

不过赵谦伤得比较重,浑身是血,一检查,我才知道他背上被捅了十三刀,还好伤口不算深,没有生命危险,但也要住一段时间的院。

我右胳膊中了一刀,身上也中了两刀,医生就说建议我住院。

等我们包扎好后,有两名警察来找我们做了笔录,询问了一些事情后就离开了,说会找到是什么人在对付我我们。

其实我感觉我们挺无辜的,只不过是出去喝了几杯酒而已,但是没想到会弄出这样的事情来。

赵谦不好意思的跟我道:“小唐,这次是哥对不住你了。”

“老赵,那几个人是不是你以前的仇家”我眯着眼睛问道。

“放屁!”赵谦没好气的道:“老子又不是在外面混的,哪里有那么多的仇家不过我大概知道是谁安排来的。”

说着,和我对了一下眼神。

我明白他眼神的含义,其实我也怀疑是不是杨易找来的人,只是没什么证据而已。

赵谦又看了我一眼,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语气有些干巴巴:“陈经理,我和小唐被人捅到医院来了,要请几天假,小唐中了三刀,我中了十三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和小唐出来喝酒,我们正准备回去,就被人捅伤了……那行……”

我不知道陈慧在电话里怎么说,我正准备问时,赵谦又拨了第二个号码,声音突然变得很温柔:“宝宝,今晚上我不能回去了,我现在住院着呢……被人捅伤了,在人民医院呢3楼302病房……那你小心点。”

看到赵谦这电话打得,我自己都不禁有些羡慕,狗日的,谈了恋爱果然就是不一样。

本来我也想给表姐打个电话的,不过又怕她担心。

我正想着这个问题,没想到表姐就给我来了电话,一看到表姐的俏脸在屏幕上晃动,赵谦就神秘一笑:“该不会是你女朋友吧”

“去去去……”我笑骂了声,决定还是把电话接了进来,一接通,就听到表姐的声音:“呆子,你在哪呢”

“我……”我犹豫了下,看来还是只能如实说:“姐,我现在在医院呢……”

“医院”表姐的嗓音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你怎么了怎么会去了医院是不是生病了”

“我……我被人捅了三刀……”

我的话还没说完,表姐哇的一下子就哭了,声音颤抖着:“呆子……你怎么会被人捅到了严不严重不行,我要和你视频……”

说着,她就掐断了电话,然后发来视频,我不敢不发,刚把视频接通,就看到表姐泪眼婆娑俏脸:“呆子,你伤到哪里了,快给我看看……”

我把摄像头对准了胳膊和腰部上的包扎的位置,笑着道:“我没事的……”

“都伤成还说没事……”表姐的眼泪说来就来,双眼噙着泪:“我马上坐最快的一次航班回去,我才不在家两天,你就成了这样,对方抓到了没”

“跑了……”

“你先好好在医院养伤,我去找领导请假,然后坐最快的一次航班回去……”表姐擦了擦眼泪:“要不然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而且又没人照顾你……”

“我真没事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表姐就气道:“不行,我不在你身边我不放心,先这样吧,我今晚上看能不能回去,要是不能,我就坐明早的飞机……”

说着,表姐就挂断了视频。

一回头,我才发现就站在我床边,顿时把我吓了一跳:“你准备干吗”

“小唐,难怪我说你每天下班都要急匆匆的赶回去,原来你女朋友这么漂亮的。”赵谦龇牙咧嘴的嘿嘿一笑:“要是我也有这么的好朋友……”

正说着,门口就突然传来薛雅的声音:“阿谦。”

话才刚说完,人就急匆匆的跑进来,眼眶一片通红,显然是刚刚哭过来的,她上前抱着赵谦仔细打量:“你伤得怎么样了那些混蛋有没有被抓住”

“我没什么大碍。”赵谦轻轻搂着她的身子,然后缓缓趴在床上:“就是那几个小子跑了……”

薛雅确认赵谦没有问题后,俏脸一冷:“不管怎么样,无缘无故的捅伤人都不行,你放心,我一定会告到他们破产不可!”

说着,就掏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王律师,我老公和他兄弟被人捅伤了,这事……”

她一边打电话,一边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她这杀伐果断的样子,我忍不住问道:“老赵,你实话告诉我,嫂子到底什么人”

“家里开个小公司。”赵谦含糊其辞的道:“比我稍微有点钱。”

“那你做的是上门女婿吗”我继续坏笑着追问道:“真的是你们刚认识的”

“上门你个头!”赵谦狠狠瞪了我一眼:“我们早就认识了……”

“靠!”

一听到他们俩早就认识,我心里忍不住暗骂一声,亏我还真以为他是摇微信摇出来的,不过他那天给我看的陈瑶的照片是哪里来的。

于是我忍不住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赵谦嘿嘿一笑:“我以前在送机场送快递拍的。”

“滚!”

薛雅进来后,柔声细语的道:“阿谦,我跟律师说了,他会跟着到底的,还有小唐,你也先好好养伤,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谢谢嫂子。”我客客气气的回应她。

要不是看在赵谦的面子上,她肯定不会帮我的。

薛雅轻声一笑:“没事,你好好养伤。”

说着又开始和赵谦窃窃私语起来,我借口抽烟,从病房里出来到外面的吸烟区,我伤得并不是很严重,所以行动上倒也没有什么不便。

表姐倒是可以发了很多消息,都是叮嘱我先好好养伤,等她回来之类的,看得出来她很担心。

我给她回了很多的消息,告诉她其实我没什么大碍,不过她还是执意要回来照顾我,我也只好作罢。

我刚把烟头一丢,然后朝着病房的方向去,没想到半路遇到了陈慧,她手里还提着两个果篮。

一看到我,她就沉声道:“你伤得怎么样了”

“医生说要修养几天。”我问道:“经理你怎么来了”

“对方抓到了没有”陈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接着问道:“知不知道对方什么人”

我摇摇头,虽然我怀疑是杨易干的,但是现在没有证据,说出去也没人相信。

“那你们有没有得罪什么人”陈慧盯着我,面色冰冷的问道。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