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天不老,情难绝

2019-10-15 05:45:41

色即是空

这一声呆子让我如大冬天里遇到太阳一样,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整个人都差点融化了一般。

眼珠子不禁朝着表姐看去,只见表姐薄嗔羞怒,俏脸上红晕朵朵,那娇艳的模样,瞬间就把我给融化其中。

只看了一眼,我就不禁喉咙发干,喃喃道:“姐,我……”

表姐小手一顿,呼吸不由自主的凌乱,脸上红云荡漾,我不禁吞了吞口水,大手也情不自禁的拉着她的小手,感受那温暖而又熟悉的体温。

我心里阵阵的震颤,忍不住俯身过去,想要亲吻表姐的红唇。

“帅哥,美女,趁热吃。”

老板很适时的把东西端上来,打断了我的动作,我不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要是他晚来一分钟的话,说不定我就亲到表姐的红唇了。

“不要跟小孩子一样啦。”表姐咯咯一笑,俏脸上布满了红霞,然后给我递了双筷子:“我们赶紧趁热吃吧。”

无奈之下,我只好拿起筷子开吃。

表姐小口小口的吃着,动作轻缓优雅,犹如嫦娥奔月,真是美得无法形容。

“怎么这么看着我”表姐见到我盯着她看,顿时一愣:“是不是姐的动作太难看了”

“我不知道啊”我笑着道:“我没见过姐丑的时候。”

“油嘴滑舌!”表姐轻嗔一口,俏脸上再次布满红霞,捋起长发,右手拿着筷子,专心致志的把眼前的臭豆腐消灭,不时抬头朝我微微一笑,说不出的恬淡与温情。

看着表姐她举手投足间透着清雅的神色,再见她举止优雅唯美,我不由看呆了眼。

“呆子,你看个什么”表姐脸孔发烫,不敢再看我一眼,却反倒显得更加的娇媚,让我看饱了眼。

“讨厌!”表姐轻呸一口,脸上带着无可奈何和娇羞的表情,仿佛都带着一种难以言道的欢喜。

吃饱后,表姐看了看四周,然后小手朝着一个方向一指:“我们去那边走走吧。”

“听你的。”我笑着道。

刚走了没两步,表姐忽而一声哎哟,然后蹲下来,揉着脚踝。

我心里不由一疼,急忙问道:“姐,你怎么了”

“阿正,我脚好酸,你背我好不好”表姐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因为她脚下还穿着高跟鞋,所以难免有些疼痛。

我心疼的弯腰下来,笑着道:“上车吧,我是你的专座。”

表姐眼里闪过一抹狡黠和得意,咯咯一笑,跳上我的后背,然后娇声喊道:“驾……”

我背着表姐顺着她指的方向而去。

来到公园里一个小水池的边上,池子不大,不过公园的管理人员在里面加了小灯,而且还有好几道水喷出来,整得跟喷泉一样,看上去倒是挺漂亮的。

我们来到的这个地方正好灯坏了,我刚站在池子边上,表姐就让我把她放下来。

我和表姐俩人一起蹲在池边,向水里望去,池水清澈透明,映出两张脸庞,一张是我的,一张是表姐这娇艳绝丽美如花枝的女娇娘。

表姐拉着我的手,站在池子边上呆立良久,脸上的表情似嗔似羞,来回变幻,过了好一会儿,她幽幽叹了口气,喃喃道:“天不老,情难绝……”

我心里不禁一滞,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脑袋也瞬间空白起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说好,只得死死握紧表姐的手。

表姐看了我一眼,神情淡淡,眼中却有一丝难以掩饰地黯然,我看的心疼,抓住她的小手,悄声道:“姐,我……”

不等我把话说完,表姐的脸上就现出一抹苦涩,轻轻依偎在我怀里,柔声道:“我有些累,你让我靠一会儿好吗”

我将她娇躯搂入怀里,嗅了嗅她的发香,轻声笑道:“姐,别说靠一会儿,就算是靠一辈子都可以。”

表姐俏脸一阵羞臊,挥起拳头狠狠捶打着我的胸膛,娇声嗔道:“谁要靠着你一辈子了你真是个不害臊的小呆子。”

我发现表姐说呆子这个称呼越来越熟练了,而且每次听到这个称谓,都让人从心里生出一阵无法形容的酥麻感。

表姐伸出双手搂着我的后背,脑袋紧紧靠在我的胸口上,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轻声道:“呆子,我们回家吧。”

“我背着。”我哈哈笑着道,同时弯腰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听得表姐喊我做呆子,我竟感觉有几分受用。

表姐一爬上我的后背,就娇笑着道:“驾……”

我背着表姐从公园里走过,引得不少的小情侣纷纷效仿着,那些女生一个劲的让自己的男朋友背着。

我和表姐回到楼下后,那些警车早已不知去向,看样子应该是回去了吧。

也不知道现在李强怎么样了,我真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大胆,居然还敢绑架人。

等我背着表姐上去后,正好看到王琴失魂落魄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头发像是没有打理一样凌乱。

表姐在我耳边轻声道:“你放我下来。”

我依言把表姐放了下来,表姐走过去,坐在王琴的身边,轻声道:“王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你们回来了”王琴居然没有发现我们进来,此时听到表姐的说话声,才把眼睛抬起来。

我发现她眼眶通红,眼角还噙着泪,大概是才刚刚止住哭泣。

而且看向我的眼神还带着些幽怨和不满。

表姐拉着王琴的小手,然后给她递上纸巾,关切的道:“先擦擦眼泪吧。”

“李强出事了。”王琴擦了擦眼泪,银牙咬着嘴唇,过了好一会儿,眼泪一下子又涌了出来:“他绑架了我们经理,警察刚才都来找他,而且还问我知不知道李强的行踪,我哪里能知道李强现在电话又打不通,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李强居然绑架了你们经理”表姐秀眉微微一皱,尽管我刚才已经把事情告诉了她,不过她现在还是装着一无所知的样子:“这可就麻烦了,具体是什么原因呢”

王琴流着泪摇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本来我还想安慰安慰她的,不过表姐却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先回房间里去。

我正准备站起来,可是担心万一王琴把我和她的事情告诉了表姐,那表姐肯定得恨死我,说不定从此不会再理我。

我苦笑着摇摇头,然后问王琴道:“我们都先别急,看看警方那边吧,强哥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来的。”

“但愿如此吧。”王琴黯然的摇摇头,轻声道:“我对不起他,要不是因为我,他也就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来。”

“对不起他”表姐愣了下,一脸的错愕:“你……你该不会真是……”

表姐的话还没说完,王琴就急忙摇头:“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李强的事情,是他自己怀疑的。”

说真的,虽然王琴的这个解释也挺完美的,但是我心里却不是这么想。

要不是李强先动手,我说不定也要找个机会把那个老家伙给弄了。

王琴这么一个极品的床上尤物,应该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我虽然被自己阴暗的想法吓了一跳,不过,这个想法还真是我内心的真实写照,我不想任何人再染指王琴,哪怕是李强都不行。

现在更希望李强和那个男人鱼死网破。

“王琴,你也别太担心了。”表姐柔声安慰道:“我们现在再怎么担心都没用的,最主要还是看李强到底对你们经理怎么样了,如果你们经理不起诉他的话,应该是没有多大的问题。”

我心里突然想到,其实李强应该不会这么傻的,如果是我的话,我最多就是把那个经理请走,这样也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但要是绑架的话,那罪名可就大了。

不过,如果李强真的把那个经理绑架了,那我岂不是可以……

“阿正,你也累了一天,先去洗个澡吧,我陪着王琴就好了。”表姐突然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带着几分不容反抗的气质。

我无奈之下,只好点点头:“好的,那姐你多陪陪琴姐,我先去洗个澡。”

说真的,我突然很怕,怕王琴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了表姐,要是那样的话,我就算是杀了王琴也弥补不了。

可是现在我再留下来,说不定表姐会生气,我只好先返回房间里,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

磨磨蹭蹭的好一会儿,我拿着换洗的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偷偷观察了下,发现表姐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心里不由松了口气。

想必王琴也不好意思把她这有点不堪的私生活告诉表姐的。

等我洗好澡出来,已经差不多十几分钟,表姐和王琴正坐在沙发上聊着天,不过王琴的表情还是那副黯然的样子,表姐也没看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她一个劲的在安慰王琴。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不禁松了口气,要是王琴真把事情说出来,那可就是天大的麻烦。

我给表姐使了个眼色,然后回到房间里。

刚把东西放下来,正收拾床上的东西,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我一扭头看去,突然听到表姐娇呼一声,紧接着,整个人扑了过来。

听一下子就压在我犯人身上,两人的身体瞬间紧紧贴在一起,尤其是我现在还光着上身。

表姐软软的瘫倒在我怀里,滚烫的脸庞和我的脸庞紧紧贴在一起。

我搂着怀中柔若无骨的表姐,闻着她身上的淡淡幽香,鼻息渐渐的粗重起来,将她搂得更紧,仿佛要让她彻底溶入自己的身体里……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第125章撬开

杨羽这舌头一撬开白雪的嘴巴,白雪的心就软了。这是她的初吻。眼睛还是红红的,像哭过一样,但是杨羽这舌头一进入自己的嘴巴,那种双爽,马上让白雪忘记了一切。女人心情不

第634章缠绵

李田在韩嫂的身上嗯嗯了几下就没有了动静。真没用。韩嫂很是失望。这个村里稍微年轻点还能干女人的男人韩嫂都试过了,但是没有一个是她满意的。韩嫂的脑海里都是杨

第227章木梯

去我阁楼吧。杨羽说道,便带那个女人上了楼,还把木梯给拿上来了,这样下面的人就爬不上来了,以防隔墙有耳。来的人正是前村长赵伟的女儿赵苏,下午杨羽去找她,被她给打发了

第338章枯荣

痴儿不解枯荣事,心已至此,身,尤未死。杨羽是绝对理解不了这句话的含义的,就像跟在何员外的身后,为什么带自己去洞房一样理解不了。杨羽问,为什么?何员外没有回答,只是说,去

第83章 第三个视频

第83章第三个视频第三个视频叫蜜月之旅,记录的是林芳冰和苏浩东的蜜月之旅,老旺惊奇地发现,一天下来,苏浩东竟然操了林芳冰五次。想不到他这样能搞?我儿媳妇是他的前女

第79章 其实,我也想

看着表姐此时的神态,我心里真的好一阵荡漾,颤抖着声音问道:“姐,你想要说什么想做我的什么”尽管我的语速飞快,我的心跳也跟我的语速一样飞快的跳动着。说出来的燥热把

第516章 舍不得

第二天来到办公室里,我在处理一下手头上的事情后,便来到薛雨晴的办公室,在外间秘书看到是我来,神态之间看起来倒是很热情。只是不巧的是,秘书告诉我,薛雨晴正在主持召开

第342章 快拔出来

林思思半张着小嘴愣在那里,随即就一脸的喜悦和幸福:“唐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我心里暗骂自己真是不要脸,既不想负责,却又想得到人家的身子,而且这些话还是我们发生关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