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按摩

2019-10-15 05:50:54

色即是空

“证据”

被李强这么一说,我顿时心里有鬼。

难道他发现了我和王琴之间的那点事情

可是仔细想了下,又觉得有些不对劲,要是李强真的发现了,那不可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跟我说,早就一刀弄死我了。

“对。”李强狠狠点头,眼里闪过一抹狠毒:“这骚娘们果然跟那个老东西有一腿!操他妈的!真特么的是个烂货。”

“你是怎么发现的”我不知道李强为什么发现了这所谓的证据后,还能如此的镇定,这好像不是他的作风啊。

“山人自有妙计。”李强又摸出一支烟点燃,然后恶狠狠的道:“既然敢背叛我给我戴绿帽子,我一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这个贱人!”

“强哥……”我犹豫了下,然后道:“难道你有什么计划不成”

“不错!”李强一脸的狰狞:“我已经打听到了那个老男人的家里,等我明后天,我就要把这个事情给办了,让他知道我李强的女人不是那么好上的!”

看来他还真是找到了证据,我突然有点担心王琴,万一这家伙把王琴怎么样了……

可是我感觉要是我现在说出来的话,只怕这小子也会怀疑我,于是我只得含糊其辞的道:“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毕竟这种事我也不好说。”

李强咧嘴,冷冷一笑:“日他妈的,我一定要弄死那个老王八蛋,要不然老子都不算是男人!然后再想办法弄王琴这个骚娘们,既然做了老子的女人,还特么的对别的男人勾三搭四的,真特么的贱货。”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药片,然后扣下扔进嘴里,站起来道:“哥要接着去干这个骚娘们了,保证日到她喊爸爸。”

说完后,就一脸阴沉的朝着房间里走去。

砰。

一声关上门。

不到几秒钟的时间,我就听到王琴的声音:“强子,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李强狰狞着一笑:“老子现在要干你!艹尼玛的,敢给老子戴绿帽子!”

“什么绿帽子”王琴声音有些惶恐:“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啪!

一声脆响,就像是扇了王琴一个耳光一样。

然后李强跟着咆哮道:“艹尼玛的,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和那个老东西勾肩搭背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你还说没什么”

“强……”

王琴的话还没说完,我又听到了李强的咆哮声:“艹尼玛,老子今晚要干死你!”

“啊!”王琴突然一声尖叫,紧接着房间里一声巨响,随后王琴就赤着脚,一脸惊骇的从房间里跑出来。

我看到她身上还只穿着上次我看到的那件蕾丝睡衣,脸上好大一个掌印,显然还真是刚才李强打的。

“艹尼玛,你居然还给老子跑”

李强红着眼睛从房间里跑出来,大声的吼道:“你有本事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还不能上了你你特么的再敢跑,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说着,他冲上去,又准备对王琴动手。

我一看这情况不对,说不定王琴今晚可能就被李强给打死了。

“强哥,有话好说。”我急忙拦住了李强:“别急着动手,万一待会儿弄出什么麻烦来,还是你自己掏钱的。”

“小唐,你给我到一边去。”李强怒气冲冲的道:“今晚我一定要收拾这个骚娘们……”

“你居然叫我骚娘们”王琴突然停下脚步来,捂着脸看李强:“李强,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这么辛苦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那个破家庭,我每个月发的工资都分一半给你,你现在居然说我骚娘们”

“那你和那个老男人怎么解释”李强的声音有些低了,不过依旧还是怒气十足:“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要不然老子今晚就宰了你,然后再去宰了那个老男人!”

“李强,你要是心里还有我,就跟我回房间里,我好好跟你解释,要是我的解释你还不满意,你再对我动手,行不行”王琴俏脸有些发白的道:“如果是我错了,那是我该死,你就算杀了我,我也没有怨言,可是我不希望被你这么污蔑!”

说着,她转身就进了房间里。

李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了我一眼,然后话也没说的就回到房间里去。

我隐隐有种预感,今晚应该不会打起来的,就看王琴把李强拿捏得这么死。

等他们进房间没一会儿,表姐就从洗手间里出来,一脸诧异的小声问道:“刚才怎么吵起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隔壁的事情。”我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姐,我帮你吹头发吧。”

“好啊。”

表姐笑着推开了房门,我跻身进去,然后关上大门,仔细听了下,也不知道隔壁的王琴和李强在说什么,声音很小。

“快来给我吹头发。”表姐拿出吹风机,然后嗔道:“你耳朵竖起来干嘛呢”

“我哪有听什么。”我打个哈哈,然后从表姐的手里接过吹风机。

表姐坐在床沿上,长发披肩,发梢带着水珠,而且俏脸还粉嫩粉嫩的,简直就是一个出浴美人。

我偷偷吞了吞口水,努力把心里的杂念赶出去,然后仔细的给表姐吹起了头发,感觉自己现在就跟理发师一样,可是我却没办法把眼前的美女当成顾客。

我心里又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要是这样和表姐一辈子,那该有多好

正吹着头发,表姐突然开口道:“小正……”

“嗯……”我轻轻应了一声。

“以后我叫你做阿正好不好”表姐抬起头来看着我,娇艳欲滴的嘴唇微微张开,宛如撒娇般的笑道:“不过就算你不答应,我也决定以后就叫你做阿正,嘻嘻……”

“姐,你既然都决定了,干嘛还要和我说呢”我有些无奈的道:“反正我知道你肯定是让我服从的。”

“那是自然。”表姐满意的点点头:“看来在我的教导下,你已经开始变得有觉悟了。”

不过却又微微叹了口气:“阿正,要是你以后找女朋友了,姐该怎么办呢。”

“姐,你放心,在你没找男朋友之前,我也不会找女朋友的。”我轻声道,其实我更想说的是,姐你做我女朋友吧。

“那姐把你当成姐的男朋友好不好”表姐突然跟着道,然后见到我一脸错愕的模样,又急急解释道:“就是……公司里老是有男生在和我搭讪,所以……你就答应姐嘛,你今晚可是我的人。”

“听你的。”我笑了笑,继续给她吹头发。

好不容易把头发吹完后,隔壁也没有声音传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李强把王琴给杀了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过转念一想,应该不可能的。

表姐伸了个懒腰,然后往床上一躺,有些慵懒的道:“阿正,帮姐按摩一下,姐这几天都快累死了。”

“真要按摩啊”我笑着问道。

表姐点点头,然后把脚朝我伸过来,咯咯一笑:“你以为姐是在和你开玩笑吗快点哦。”

说着,小巧玲珑的脚趾头还挑动了一下,看得人心里又是一阵瘙痒,真想把她的小脚放在嘴里吮吸。

“姐,那我来哦。”

我将手放在她的小蛮腰,轻轻的替她按摩起来,然后慢慢的将手移到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按摩起来。

“嗯……力度不错!”表姐满意的哼了声,接着道:“再继续,按得好舒服。”

表姐轻轻转过身去趴在床上,睡衣裹着丰满诱人的臀部,令我为它有些神魂颠倒,我偷偷咽了咽口水。

我深吸两口气,努力把情绪平复下来,然后从脚开始给表姐按摩,尽管我不是专业的,也没学过,但在我尽心的服务下,表姐也感到一身有说不出的轻松舒服,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道:“你的手法越来越专业了,以后都帮姐按好不好”

“好啊,只要姐你不嫌弃。”我笑着道。

表姐咯咯一笑:“姐怎么会嫌弃你呢”

我正给表姐按摩,隔壁突然又传来了一声亢奋的娇喘:“哦……你这死人……怎么插得这么深花心都让你插坏了……”

这声音把我们吓了一跳,表姐俏脸瞬间一红,轻啐一声:“真不要脸……”

“老婆,我的鸟大不大”李强哈哈一笑:“插得你爽不爽”

看来李强还真是被王琴用什么法子给忽悠过去了。

这会儿又干上了。

王琴的娇喘声听得我心里瘙痒,真想过去参与其中。

表姐翻身从床上下来,然后在桌上拿了两对耳机,把其中一对丢给我,道:“阿正,我……我们看看电影吧,要不然也睡不着……”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随后拿着电脑和支架到床上,然后躺在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

我偷偷吞了吞口水,然后把耳机戴在耳朵上,爬上床去躺在表姐的身边。

尽管我和表姐已经不是第一次睡在一起,不过除了小时候,其他的都是在她喝醉了以后做的,现在我们两人都没喝酒。

就这样躺在她身边,我心跳忍不住有些加速起来,好似阵阵电流从身上游走。

表姐用了一个分线器把两个耳机都插上去,然后放了一个国外的片子。

我们就这样靠在床头上看起来,尽管我们声音已经开大了不少,不过还是能听到王琴销魂的娇喘声。

表姐的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她努力把视线放在电影上,大概是为了掩饰心里的躁动。

看了大概五六分钟后,表姐突然把手从我的后背伸过来,轻轻搂着我的腰肢……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第204章 客人

我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把身上的被子盖在我和瑶瑶身上。首发www.zhuishubang.com扭头一看,发现进来

第395章成功

何诗言的手术很成功,她是真正从鬼门关走过来的人。杨羽的鼓励给了她很大的帮助,现在,也不像以前那么忧愁寡言,但却是有个问题,就是,毕竟她是结了婚的女人,但是之前这个婚

第152章 贫困差距

第152章贫困差距吕元亮讲解的时候,乔静是在认真对比着两个人画出的线条的不同。听着吕元亮的讲解,乔静才知道自己画的线条真的一点美感都没有。因不想被吕元亮看不

第212章 是在帮她

听到赵梦妮这话,陆平乔静两个人都被吓到了。陆平还本能地捂住裤裆,生怕赵梦妮突然一刀切下去。“梦妮,”乔静忙道,“你别说这种话,这种话很吓人的。你可能觉得做错的人

第409章 恋爱的感觉

说着,莫轻雪站在我的跟前转了一圈,把自己美好成熟的娇躯展现给我观看。「^首~发」我借着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上上下下把莫轻雪打量了一个遍,目光最多的还是落在莫轻雪

第518章 乱了分寸

我感觉到,自己的手和薛雨晴的肌肤接触起来,就像是摸到一片带着温热气息的丝绸上一样,那中间的撩人气息,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小说粉尤其是想到,是在众

第574章活着

杨羽醒过来,眼前漆黑,还是那个走廊。他头迷迷糊糊的,仔细看了看四周,萧晴等众警察倒在地上,也是昏迷不醒。杨羽爬起来,检查那个老道士去哪了?可是看了一遍走廊,没有。看来

第14章 儿媳帮老旺解决

这样充满禁忌的刺激让秦芸雨的两腿之间禁产生一丝的难忍的瘙痒,她情不自禁的夹紧双腿用力的摩擦,想减轻那越来越难耐的自肉体深处传来的瘙痒。老旺看着自己怀中的儿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