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吃辣条

2019-10-15 05:52:08

色即是空

一看到她现在的动作,我突然感觉浑身如同过电一般。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xiaoshuofen.com/

这个骚女人!

看来还真是李强没办法满足她,所以才……

我悄悄离开他们的门口,去阳台把表姐衣服收回来,却意外发现了一条小小的丁字内内,而且还是开档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一定是王琴下午买的那条。

我脑袋里竟忍不住又想起刚才看到的香艳画面,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变态的念头,飞快的把这条小内内也取下来。

然后快步走回自己房间里,关上门,把表姐的衣服一扔,同时脱下裤子,动作一气呵成。

接着躺在床上,用王琴的这条丁字内内套在大兄弟的身上,缓缓的套弄起来。

这内内的布料还真柔软,拿在手中一点重量都没有,丝滑丝滑的套在大兄弟上,我仿佛已经插入王琴那滑嫩的桃花洞里。

浑身一下子绷起,脑袋里忍不住想起了刚才看到的画面,若是王琴在我的身下,绝对会让她求饶连连。

手速越来越快,那种美妙的感觉很快又传遍全身。

没多久,我就感觉自己腰眼一热,大脑一阵眩晕,身子一哆嗦,子弹如洪流一般全都喷在那个小布片上。

……

我躺在床上碾转反侧好久,王琴给我的那个眼神和她白皙光滑的娇躯时不时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早上起来,一看到床边的那件丁字小内内,我顿时有些慌了,万一王琴发现这件小内内不见了,她肯定会想到是我。

可要是我现在拿出去的话,那岂不是更加尴尬

我想了好一会儿,决定先出去看看,要是他们都去上班了,就重新挂上去。

我悄悄打开房门,发现他们的房门紧闭,洗手间也没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去上班了。

我感觉自己现在就跟做贼一般,心里七上八下的,虽然隐隐觉得王琴想要和我发生点什么,而且她还看到了我在门口偷窥,虽然还给我一个魅惑的动作。

但要是她发现我用她的小内内做那种事情,说不定还会怎么想。

我刚走到阳台,正准备把小内内重新挂上去时,却突然听到王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早。”

“早。”我顿时一阵尴尬,这未免也巧了吧。

王琴走到我跟前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握住她小内内的右手:“你手里拿的什么”

看来是躲不过了,我索性坦白承认:“我看到这东西掉下来了,正准备挂上去呢。”

“是吗我看看。”

不等我说话,王琴就伸手过来把小内内从我的手里夺了过去,她打开看了一下,小嘴顿时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真的是掉下来的吗”

“这……”

我脑袋里飞速运转,我们昨天晚上不但差点就水火交融,而且我还偷看到了他们在做那种事情的画面,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已如同一张纸一样。

“要不下次我给你一套吧。”王琴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给我抛过来一个媚眼,拿着小内内的就走了。

我盯着王琴拿着小内内扭着翘臀回到房里,脑袋里突然想起以前看书时的一个情节,她该不会要舔舐一下小内内上面的东西吗

我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又有点燥热,急忙去洗手间里洗冷水澡,这才把火气稍微降下来。

表姐不在家,我也不用买早餐了,直接拿着东西就出了门。

一到公司,又碰到了杨易。

我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专门蹲在门口守着的。

一看到我,杨易抬了一眼眼皮,道:“今天还算不错,来得够早,不过赵谦今天请假了,你帮着派送他那个片区吧。”

“我帮忙”我愣了一下,毕竟我自己有时候派送自己的片区都有些吃力。

他说的赵谦是我的同事,负责的是和我临近的片区。

杨易点点头,然后笑眯眯的给我递上来一支烟:“对,小唐,你就多辛苦辛苦一下,毕竟都是为一个公司服务的,而且要是客户投诉的话,我们也很难做不是人都有事情的时候,哪天你要是请假了,我也会让赵谦帮你的嘛。”

我还没说话,这家伙又接着念道:“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是考核阶段了,我的打算是只要我通过了考核提升为主管,那么下面的位置肯定是要从你们之间选的,毕竟是自己的人用起来顺手,你说对吧”

还真是打一棒给一颗枣,不过杨易这人不值得深交。

于是我打个哈哈道:“那到时候还得你多多提拔提拔了,我先进去了。”

“去吧,小伙子,好好干。”

对于他对我的称呼,我不禁有些无语起来。

因为今天还要帮着赵谦派件,所以工作量自然不小,我先把自己片区的挑出来,然后装车。

上午先派了一车,在外面简单的吃了个饭,正准备回去时,表姐突然给我发来了微信。

“在忙吗”

我飞快的发了一条语音过去:“还好,姐,怎么了”

“没事,就是看中了几件衣服,想让你帮我参考一下。”表姐发来了几张图片,都是夏装,不过看上去倒是挺不错的。

我看了一会儿,然后帮表姐选了两件。

表姐说道:“眼光不错,姐看中的也是这两件,不过还要试试比较好。”

“要是你看中了就买呗。”我笑着道:“反正姐的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

“油嘴滑舌的。”表姐发来语音,她娇嗔了一声:“你有没有把我的衣服收回来”

“收了。”

“那你觉得我那套性感不”我突然觉得表姐的声音带着无法形容的魅惑,而且还带着一种挑逗的成分在里面。

我刚准备回复,但没想到表姐一下子就撤了回去,然后道:“不打扰你了,记得我的话哦。”

我看着手机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记住她的话

是哪句话

本来我想问问表姐的,但还是没有追问。

回到公司里,接着装车,我正准备出发,杨易在办公室里喊住我:“小唐,你等一下。”

“杨组长,怎么了”我停下来,疑惑的问道。

杨易朝我招了招手,我有些无语起来,他居然都不舍得从办公室里出来,还真是有些金贵。

我回到办公室里:“杨组长,有什么吩咐”

“刚才有个客户打电话来,说她的是急件,你优先过去派送吧。”

说着,他就给我递过来一个单号:“这是你负责的片区,去吧,不要让客户投诉了。”

我查了一下,发现这个件的收件人居然又是王琴。

心里不禁暗道,奇怪,难道这个女人又买了什么东西不成

该不会又是类似于昨天那种吧,也不知道她昨晚上有没有把那个跳蛋塞在下面。

光是想想,我就忍不住感觉有些刺激。

说不定今天还能看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我把这个件找出来后,给王琴拨了一个电话:“姐,我是小唐,又有一个你的快递,你在家吗”

“我……我现在在外面呢。”王琴在手机里气喘吁吁的道:“你晚上帮我送来可以吗哦……”

听着王琴在电话里的声音,我突然想起了网上看到吃辣条的段子。

而且又和昨晚那种声音很像。

她现在该不会是

一看她居然没有挂,我急忙屏住呼吸仔细听了一下,还真是听到了王琴的娇喘声:“哦……哦……好棒……好舒服……”

我听得呼吸突然有些急促起来,本想再多听一点的,可是没想到电话却挂断了。

她还真的是在跟被人做那种事情,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李强。

我突然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要是我现在回去的话,会不会碰见她呢

我越发的觉得这个女人是个十足的骚货,简直就是欲求不满的那种,而且昨晚我也看到了李强的战斗力。

说不定她还真是在偷人。

我浑身突然一个激灵,一种说不出来的罪恶感蔓延出来。

要是我现在回去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能看到什么呢。

我急忙开着车回去。

打开房门,蹑手捏脚走进去,不但他们的房门紧闭,同样也没有听到王琴的声音。

奇怪,难道这个女人是在外面和别人开房去了

仔细听了一会儿,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我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将王琴的快件放在我屋里后,又接着继续工作。

忙活了一整天,总算是把手里的工作全部完成。

等我下班,已经是八点多。

我回到家里后,也没见到王琴和李强在家。

心里不禁暗道,难道进去和王琴在一起的是李强

我洗漱完毕,然后在阳台上晾着衣服。

突然,一辆黑色的宝马缓缓开到楼下,我眼睛一瞥,不由看直了眼,副驾驶的那个女人不正是王琴吗

而坐在驾驶座的是一个大概四十多的男人,肥头大耳的,穿着花衬衫,看上去就跟王琴的父亲差不多。

我心里还在想,这难道是王琴的父亲

可是没想到却看到那个男人把手伸到王琴的酥胸上摸了一把。

王琴脸上一片娇羞,却没有阻止男人的动作,仍由男人的大手在她的胸口抚摸,而且脸上似乎还带着享受的神情。

男人一手摁在王琴的胸上抚摸,一手摸在王琴的大腿上,然后慢慢朝着深处游走而去……

上一章下一章
相关阅读
第031章 吓得不轻

听到许娜那有些妩媚的笑声,李森淼道:“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是冷着脸,跟个冰山美人似的。结果当晚咱们两个人都喝多了,我只是抱了你一下,你却主动跟我接吻。我还想着

第624章九死一生

蛊婆,我们快撤退吧,这些东西比鬼还可怕。老村长大喊着。蛊婆千算万算,没想到没算到这鬼坡岭还有这些东西?走。蛊婆看了那得意的女鬼一眼,只能先放过她了。众人边和干尸

第547章 按摩

我急忙跟嫂子道歉:“对不起嫂子,我一时冲动,你原谅我吧,我明天买个新的杯子给你。”嫂子看到我诚信悔改,刚刚又在我面前高朝一次,而我这个年纪的小伙子没有推倒她已经很

第38章 生日

这可把我们两个都吓了一大跳。不过却没有人进来,大概是我刚才没有关好门。我继续发起冲锋,子弹全部在王琴的花瓣深处发泄出来。“好烫……好舒服……”王琴哼哼唧唧

第169章 来回切换

第169章来回切换听到蓝佟莉这话,有些不解的乔静问道:“漂色是什么?”“就是在黑色素多的地方涂抹一些东西,以让黑色素减少。”“没。”“一直就这样?!”看着蓝佟莉那惊

第508章 让我爽一次

赵雪莹无疑是聪明的,此时的她,运用起女人的身份,来哀求我放过她,但同时她又是极不聪明的。因为她不解男人的欲望,像她这种风情万种的女子,在一开始的时候以为抓住我的把

第85章 交换

第85章交换这是一张他和秦芸雨恩爱相拥的照片,秦芸雨穿着洁白的婚纱,没有穿胸罩,重要的部位都让角度遮挡住了,虽然没有露点,但是暧昧的尺度确实非常大。老旺怒道:“你们

第240章鸽子

可是,到了晚上,杨羽发现自己被放了鸽子。李若兰竟然没有来。兰姐你呀的死定了,我的鸽子你都敢放?杨羽足足等了一个时辰,都不见李若兰来,只好回去。这心里正憋着一肚子火

指尖文学网©2019